第4章(1 / 2)

加入书签

逆水上行的木帆船终于停靠拢重庆府朝天门大码头的船坞,太公发话,缆船、下货,水龙就脚板朝天忙碌,船上众人也都忙碌。归心似箭的成敬宇立在船头眺望,这次可是有惊无险,可是多亏了把弟水龙啊!他这般想时,感到身边有团暖火,是水妹来到了他身边。

“走,快走,快下船!”拎了包袱的水妹拉他走。

成敬宇犹豫:“水妹,还是跟太公说一声好,跟我恩人水龙弟说一声好。”

水妹不回答,不晓得哪来那么大的劲,死拽了成敬宇下船。二人下船后,水妹就拉了成敬宇往人多处挤,往那陡峭的码头石梯上爬,两个人淹没在上下石梯的人流里。朝天门大码头始终是那么繁忙、拥塞、嘈杂,停泊在这里的船只最多,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总是那么耿直、耐劳、火暴。

“龟儿子,抢死吆,鬼撵起来了呀!”有人呵斥他俩。

水妹不理会,依旧拉了成敬宇匆匆登石梯。临近朝天门城门口不远处时,水妹才松口气,回望变得遥远了的江边的木帆船,嘴巴直瘪,眼睛发红:“太公,水龙哥,我会回船上来的。”

成敬宇不安地:“还是该对太公和水龙说一声。”

水妹呜咽道:“我也想跟他们说的,可是,可是如果去说的话,太公是整死都不会让我跟你来重庆府耍的。……”

木帆船逆水驶向重庆府的这30多个日日夜夜里,水妹从来没有过的愉快,成敬宇对她说了好多趣事儿,她半懂不懂,却很感兴趣。这个成敬宇啊,人长得帅不说,还明了好多大小事情!她心里的那种莫名的快感变为不安分,变为莫名的躁动了。木帆船停靠忠县玉印山边时,她叫了成敬宇下岸去。那临江的玉印山上有座拔地而起的塔楼,形似宝塔,是著名的石宝寨。那塔层自下而上渐小,每层飞檐高耸,各楼飞檐之间均有迂回曲折的转梯相通,游人顺这梯子盘旋而上,登临古刹。他二人兴致勃勃登上塔顶,凭栏远眺。前临浩浩长江,后依巍巍群山,成敬宇击掌叫绝,不禁用手搂抱水妹柔肩。水妹那一刻就要融化,火烧火燎的脸就贴靠到他那起伏的胸前。

“水妹,谢谢你领我来看这人间仙景!”成敬宇说话的声音颤抖。

水妹来过石宝寨,是觉得美,却没有想过人间仙景,这阵子倒真觉得是在人间仙景里。抬脸看成敬宇:“这石宝寨再好,也没有你住的重庆府好呢。”

成敬宇拍她肩头,说:“水妹,你亲生父母就是重庆人呢,你咋不回重庆去?”

水妹苦了脸:“我爸爸、妈妈死后,重庆就没有亲人了。我那阵好小,去重庆找哪个呢?再说,太公又把我当亲生女儿看待。”

成敬宇点头,说:“水妹,我俩像是有缘呢,都是从长江水里拣来条命。”

水妹点头。

成敬宇又说:“水妹,我要是领你去重庆府耍,你去不?”

水妹犹豫一阵,说:“你把重庆府说那么好,我倒真想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