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2 / 2)

加入书签

水龙心里好乱,回身要走。

赵嫱见水龙要走,急了,喊:“水龙,你要找人家打听消息,就不兴请人家吃一顿饭?”

水龙听赵嫱这么说,心里一阵跳,她怕是有得水妹的消息了!就说:“走,赵姑娘,我请你吃馆子去。”

赵嫱说:“我可要吃大馆子。”

水龙学湖北话道:“你说,去么子处?”

赵嫱扑哧笑道:“贵州骡子学马叫,你说不像呢。”

水龙也笑,急切说:“赵姑娘,你快说,去哪家大馆子?”

赵嫱说:“现今重庆的包席馆有好几家。”

水龙说:“去,你说去哪家?”

赵嫱莞尔笑,扳细柔的手指头说:“我晓得的有宴喜园、琼林宴、聚珍园、双合园。办的都是高级筵席。”

水龙摸身上的银钱包:“要得,去哪一家都可以。”

赵嫱领了水龙走,越走街道越窄,越走楼房越矮。

水龙纳闷:“赵姑娘,你这是领我往哪家大馆子去?”

赵嫱说:“你只管跟了我走就是。”

赵嫱领水龙来到一条不宽却繁华的灯火辉煌的饮食夜市街。重庆素有开饮食夜市的习俗,每当夜幕降临,不少大街小巷就充满各种小食贩的叫卖声。盐茶鸡蛋、过桥抄手、担担面、卤鸭脚板、小汤圆、豆腐脑……男声、女声、老声、少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再看那餐馆,有带楼层的大餐馆,更多的则是平房小食铺,还有不少摆在屋檐下街边边的摊摊店。

赵嫱领水龙进了一家这条街上最大的挂有“醉人归”牌子的馆子,径直上了二楼,坐到屋角的雅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