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1 / 2)

加入书签

有个大胡子老板笑迎上来:“啊,赵嫱姑娘来了!二位,吃啥子?”

赵嫱笑答:“你有么子?”

大胡子老板说:“赵嫱姑娘晓得的啊,我们这里有鱼香、麻辣、怪味、荔枝味型的各式川菜,早就享有‘一菜一格,百菜百味’的美誉呃。”

赵嫱就点了花生米、卤菜,点了鱼香肉丝、麻辣牛肉、怪味鸡,还点了糍粑、汤圆和白菜豆腐汤,又要了老白干酒。

水龙四下张望:“赵姑娘,这也算是包席馆?”

赵嫱笑道:“你那辛苦钱来得不容易,人家心疼你呢,哪能让你上大馆子去花销。”

水龙说:“我是诚心诚意请你呢,你是怕我没有钱?”边说边从怀里取出袋银钱来放到餐桌上。

赵嫱不看那钱,假装生气:“把你那钱收起,我赵姑娘又不是没见过银钱的人。”

水龙见赵嫱生气,就赶紧收了银钱:“我是真要谢你,真心诚意想让你吃大馆子。”

赵嫱乜他道:“‘大抵无故不杀,俭以养德。’”

水龙听不懂,问:“赵姑娘,你啥子意思?“

赵嫱笑说:“现今崇俭饮食,你我都不是富豪人,未必你还要请我吃人参、鱼翅、烧烤么?来来来,请酒。”

赵嫱边说边端起酒杯,水龙也端起酒杯。二人碰杯,饮尽。赵嫱招呼,吃菜吃菜。倒像是她做东似的。水龙饿了,船上人,自是虎吃豪饮。赵嫱却是细吃小饮,不时看水龙吃相,心里好不是滋味儿。这个水龙啊,人家对他一片痴心,他倒好,为了那个水妹,竟然舍得花大钱要请我吃大馆子。哼,真该让他领我去聚珍园吃高级筵席,看他那袋银钱够不够花销?她这么想心又痛,赵嫱啊,么子这么黑心,水龙可是你的心上人,人家拼死命挣那点钱你就舍得去花销。水龙吃饱喝足,想起水妹,自责起来,水龙啊,你是在寻找水妹,怎么竟和一个女人在这里饮酒作乐呢。

“赵姑娘,你到底打听得有水妹的消息没有?”水龙问。

赵嫱两目灼灼,叹道:“水龙,你一个大男人,不谙想倒是个多情种,那个水妹对你就那么重要?”

水龙说:“太公就她一个女儿,太公好着急呢!”

赵嫱哼了一声:“怕是你好着急呢。”

赵嫱各自吃菜、饮酒,连饮了三杯酒,脸红了,一身燥热,说:“水龙,你找到水妹,水妹怕早已是人家的人了呢。”

水龙的酒劲上来,猛喝口酒,圆瞪怒目吼叫:“妈的,老子杀了那个忘恩负义的家伙!”

水龙的拳头击到桌上,震得满桌菜碟跳动,把个赵嫱惊得不知所措。早有大胡子老板领了两个赤胸亮臂的店小二走来。

大胡子老板喝道:“是哪个崽儿敢对我赵姑娘撒野?”伸手拽住水龙胸襟,欲把水龙拎起来,却哪里拎得动。

水龙立起山一般的身躯,伸手一拎,那肥胖的大胡子老板的两脚就离开地皮。两个小二挥拳要动手。

赵嫱喝道:“走开,不关你们的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