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1 / 3)

加入书签

他二人寻看了馆内的文星阁、望江楼。又顺石梯去看祭祀大禹的禹王宫。水龙从赵嫱那里得知了大禹王治水的事情:舜接替尧当了部落首领后,发现鲧治水不力,杀了鲧,让其儿子禹去治水。禹不像父亲那样只是水来土掩,而是用疏通河道的办法,把水引到大海里去,治住水患,禹接替舜继任了部落首领。后人称颂禹的治水功绩,尊称他为大禹。

水龙对赵嫱说:“赵姑娘,你还真有学问呢。”

赵嫱说:“我哪像你,读过私塾,知书识字,我不过是听人说罢了。常言道,见多识广,我是听多识广呢。你晓得不,重庆早先是巴国,‘巴’字就像是一条盘起的蛇,所以巴国也就是蛇国。那时候,巴蛇遍地,还敢吃象。”

水龙不信:“笑话了,蛇还敢吃象?”

“传说嘛,那‘人心不足蛇吞象’的话就是从‘人心不足巴蛇吞象’而来的。你晓得不,舜的弟弟就名叫象呢。大禹治水后,巴国的大蛇被赶走不少,后来羿又射杀了一些,到了战国时候,吃象的大蛇就难以找到了。”

水龙看着赵嫱,心想,这个赵嫱姑娘还真是聪慧。

赵嫱见水龙看他,红了脸,两目灼灼回盯他:“水龙,你是一定要找到水妹?啊不,一定要找到那个东方宝萍?”

水龙经不住赵嫱那热辣眼睛,收回目光:“那,那是当然。”

赵嫱追问:“要是找不到呢?”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我就是找她一辈子也心甘情愿。”

赵嫱的两眼热了,说:“你呀,可真是人心不足巴蛇吞象。”

水龙说:“赵姑娘,你啷个这么说?”

赵嫱不看他,嘟囔道:“真是的,吃着碗里盯着锅里。”提高了声,“好吧,走,我赵姑娘领你找去。是呢,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我就不信找不到。”

赵嫱领了水龙回到戏楼庭院,台上正演川戏。赵嫱领水龙找位子坐下,就有小二端了盖碗茶和瓜子来放到桌子上,笑道,赵姑娘,好久没来了!赵嫱笑说,就巴望人家多来,好敲诈我那银子。小二笑说,我那老板这么想呢。其实,你赵姑娘哪次不是白看戏白吃食。赵嫱乜他道,去,贫嘴,快去叫你们二老板来。小二应了一声,小跑而去。

台上紧锣密鼓,那饰演女主角的演员手拿一根针刺自己的两眼,高声泣唱。

水龙问:“这是啥子戏?”

赵嫱说:“《绣襦记》,演的是青楼女子李亚仙刺目劝学的事情。你看这李亚仙姑娘,为劝她爱的郎君读书,竟然用针刺目。唉,这个世上,多情女子不少,负情郎又太多!”

听赵嫱这么一说,水龙被那剧情吸引,跟了那台上女子悲欢。

看了一阵戏,走过来一个人。水龙见这人头戴瓜皮帽,身穿四面开衩的长袍,套了一件对襟马褂,下穿青灰色长裤。他朝赵嫱一笑,不请自坐下,说:

“赵姑娘来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