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1 / 2)

加入书签

成敬宇的刀伤复后,幺爸成豁达领他去到成家的换钱铺里,带着他里里外外楼上楼下转游,又硬让他在换钱铺里站了几天柜台。成敬宇晓得幺爸的心思,是要他协助经营换钱铺。而成敬宇的心思却不在金融业上,究竟要干啥子,他自己也还没有定论,总之是不情愿做幺爸要他做的这件事情。

自从他领水妹来幺爸家后,幺爸的脸色就不好看。不想,他又挨了把弟郑水龙那狠命的一刀,幺爸的脸色就近乎铁青。幺爸是最疼爱他最寄希望于他的,对于他几乎是百依百顺。可他发现,幺爸对水妹表面上客客气气,心里却是万般地不快。他等待着幺爸的申斥,幺爸却并没有半点指责。断指伤后,他甚至等待着幺爸的鞭笞,可是幺爸也没有。为了他那断指伤,幺爸、幺妈真是操透了心,求了好多医生,想把他那断指接上,当然,都无济于事。幺妈为此哭肿了双眼。

“宇儿,走,跟幺爸去街上转转。”成豁达领了成敬宇出换钱铺来,说。

“我,不想转街。”成敬宇不情愿,这几天他一直在换钱铺里,一直在挂念着忧伤的水妹,“幺爸,我想回家去。”

“先去转转。”成豁达态度坚决。

成敬宇只好跟了幺爸转街。街上的人好多,重庆街上的人素来就多。到了都邮街一带就是人挤人了。成敬宇发现,幺爸领他转街是假,领他去看街上的换钱铺、票号、商号是真。每到一个换钱铺、票号或是商号都要领他进去,这里看看那里问问。遇到熟人就呵呵呵笑,说上好一阵子。讲的多半是行道里的事情。成敬宇心不在这里,忧伤的水妹的脸老在他眼前闪现。而幺爸继续领他转游。

“幺爸,我走不动了。”成敬宇噘嘴说。

成豁达乜他道:“你年纪轻轻,还不如幺爸了?”

成敬宇一脸苦相。

“好嘛,去白家坐坐就回去。”成豁达说,又领了成敬宇走。

成敬宇不想去白家,晓得幺爸是想跟白家和亲:“我不去白家。”

幺爸黑了脸,又松了面皮,说:“宇儿,人家白老板对我们不错,我们两家人得要时常走动往来,这也是为了我们成家的兴旺、发达!”

成敬宇拗不过幺爸,又顾及到生意上的事情,只好跟了走。心想,反正我只和水妹好,要我和白家小姐好是绝对不可能的。

叔侄俩走着,成豁达打开了话匣子:“宇儿,你刚才都看到了听到了,这票号、换钱铺的生意好做又万般地难做!”

“那就不要做了。”成敬宇说。

“混帐话,这是我成家的发家之本,能不做么?”成豁达生怒,又软了话,“宇儿,你是晓得的,幺爸开先是做票号生意,实在是太难。”

成敬宇看幺爸那满面沧桑,就同情起幺爸来。跟幺爸久了,他对票号也略知一二。票号是重庆最早的金融组织,也称汇兑庄。主要业务是以汇票为信用工具,沟通异地汇兑。由于西南地区交通极为不便,银两的运输非常困难和危险,票号的出现是商人是欢迎的。

“宇儿,你不晓得,重庆的票号起源得早,有名的山西票号都是发源于重庆的。”成豁达深有感触,“办票号那阵,你幺爸好难!你不清楚,票号的主要业务是靠官款汇兑,比如说,下拨的军饷呀,账款呀,还有上输的赋税和横向的经济往来等等。没得这些收入,票号是难以为继的。”

“你不是说官府最可恶么?”

“是可恶,可是我们还离不得官府。”

“这不是搞官商勾结么?”

“是这么回事儿。”成豁达长叹,“现今要想做成点事情,硬是惹不得官府又离不开官府,重庆的票号吧,半数都是半官方的。”

“幺爸,你认识官府里的人?”成敬宇问。

成豁达叹曰:“你幺爸这个人呢,也清高,是不愿意巴结官府的。老实说,我至今也没有跟官府的人打上交道,不过呢,幺爸也是间接依靠过官府的。”

“间接依靠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