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1 / 2)

加入书签

成豁达看侄儿,继续说:“制钱嘛,是日常生活大量流通的货币;而银两呢,则主要是用于田赋征收和商业往来。现今制钱的铸造权在成都,是四川潘司所属的‘宝川局’制造,控制着四川的金融大权。”

成敬宇说:“重庆就不可以制造?”

成豁达说:“也有在制造的。宇儿,现在是银贵钱贱,白银已经成为了占优势的并且也在普遍使用的货币,这对于重庆这个通商口岸是好事情也是弊端诸多。”

“为啥子呢?”成敬宇问。

“主要嘛,是银两没有全国统一的规格。”成豁达说,“规格不一,就造成了各省,乃至各商业帮口都在各自铸造银两,结果是市银的成色不一、平砝不一。宇儿,你跑生意,应该晓得的,每次的交易都不是先谈价格,而是得先谈妥使用的银两和平砝再谈价格,之后,方能成交。”

成敬宇点头:“好复杂,好麻烦。”

成豁达说:“所以呀,现今是急需要货币统一,尤其是重庆开埠之后,更是迫在眉梢之急啊!”

两人说得兴趣,不觉来到一幢高院墙的“走马转阁楼”前。

“呵呵,到白家了!”成豁达领成敬宇进了大槽门。

这是幢四合院、三重堂的古色古香的居所。

早有下人迎了过来:“啊,成老板来了,请,请!”

重庆府商界巨头白老板的堂屋是中西式的,巨木结构的内饰、西式摆设的家具,显示出古旧、富裕、气派和现代。

手执银质水烟袋的白老板精瘦干练,声如铜磬:“哈,豁达、敬宇来了,坐!”

成豁达拱手道:“打搅白老板了。”拉成敬宇坐下。

“豁达,你客气啊,我是请还请不来呢。”白老板笑道,对下人,“看茶!”

成豁达就递过那精致包装了“大宋宝通”古钱币的礼品盒给白老板:“还望白老板笑纳。”

白老板接过礼品盒:“来就来嘛,还送啥子礼啊。”打开礼品盒,取出古币看,吃惊不小,“成兄,你看你,也太破费啰,这可是大价钱的古董啊!”

成豁达笑道:“不成敬意。”

白老板笑:“豁达呀,你是挠到了我的痒处呢,晓得我喜欢古董,那我就不客气啰。”收下了礼品。

下人恭敬地端了龙井茶来。

喝茶间,白老板不时打量成敬宇,咕嘟嘟抽水烟:“敬宇,还不愿意跟你幺爸一起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