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1 / 2)

加入书签

“福生财钱庄”坐落在重庆府下城临长江的那条最繁华的大街上,门前车水马龙,人流熙攘。开门不久,那些穿西装、长衫的先生,穿旗袍、戴珠宝玉器的女人就趋之若鹜拥进那扇大铁门。他们或是去存钱或是去取款,为的都是一个“钱”字。

成敬宇也随了人流走,想着昨天撩开水妹住房的门帘进去后,居然看见了水龙……啊,成公子早呃!有人向他打招呼。啊,早,早!他随意应答,进了幺爸开的专做银钱生意的“福生财钱庄”的大铁门。

“商业交易数额和频次的加快,势必得有与之相适应的金融支持。”幺爸就像书院的师长,总是不失时机对他讲说,“如果说,票号主要是为富翁大贾异地汇兑服务的话,那么,我们钱庄则主要是从事本地中小商号的存放业务的。重庆府钱庄的前身是‘换钱铺’和‘倾销店’。光绪二十年,重庆府统一了流通新票银,倾销业务得以发展,商家需用的资金也日增,利息也跟着上涨啰。”

成敬宇听着,并不答话。

幺爸继续对他说:“我们成家的‘换钱铺’也和其他‘换钱铺’、‘倾销店’一样,都握有一大笔客商的存款,既然有存款,就可以放款啰。敬宇,幺爸呢,胆儿大,向票号买了迟期汇票,再卖给上下货帮,也还直接把钱放给下货帮,竟然得到了上海汇票,我转过来呢,又将其卖给上货帮。如此周而复始,资金积累就多了,有二十多万两了呢。”

成敬宇听着,心里为幺爸高兴。他晓得,幺爸要办钱庄了。幺爸早就有办钱庄的想法,又得那商界巨头白老板襄助,成家这“福生财钱庄”就应运而生了。

“幺爸,你硬是会做生意。”成敬宇说。

成豁达呵哈笑:“我们钱庄开张才一年多,存款已有六百多万两、贷放款也有一千多万两了呢!你幺爸呀,为了避免客商现银支付的麻烦,就代为他们交付,用‘号片’、‘收条’为信用凭证。这样呢,既避免了现银交割的不便,又减少了鉴别、清点银两的麻烦。”

成敬宇点头。

成豁达好高兴:“这个办法呀,很得白老板和其他钱庄人士的赞赏、青睐,竟然在银钱业推广开了。白老板跟我说,豁达呀,你这是在搭建通往银行的跳板呢。”

“幺爸,你还想办银行?”

“那条路么,还长。现今我想呢,应该长期使用‘划条’办法,还得扩大代办汇兑业务,把生意做到上海、汉口去,和那里的钱庄开户往来。这样的话,既可以保证银根周转,又便于日后自己开立汇票。”

成敬宇说:“幺爸,你得把稳些。”

成豁达笑道:“放心,幺爸做事情是有数的。宇儿,现今我们钱庄业务的扩大,幺爸的人手不够呢,而且核心人员必须得是忠实于我成家的人。敬宇,幺爸就希望你来做我的得力助手呢。”

成敬宇不情愿:“幺爸,我说过了,我做不好这事情。我,不喜欢金融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