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1 / 2)

加入书签

太阳罩住头顶的时候,成敬宇三步变作两步走出了“福生财钱庄”的大铁门,双手握拳向天空振动,大声喊叫:

“可爱而又凶险的峡江啊,我成敬宇来了!”

他这么一喊,那些进出大铁门的人都莫名其妙地看他,成敬宇就对他们莫名其妙地笑。成敬宇今天好快活,筹办轮局的事情得到了幺爸首肯,和白莉莉的婚事得到了幺爸暂缓的许诺,他心爱的水妹正在等他,他们约好要去湖广会馆会见一个人。

成敬宇迫不及待地快步走去。

昨天,他撩开水妹住房的门帘进去时,看见一个男人在里面,心里一紧。当他看清楚是郑水龙贤弟时呵哈笑了。水妹早就对他说过,她和水龙自小在一起,她一直把他当成亲哥哥看待。

“水龙贤弟,你终于来了,愚兄多次去码头寻过你和太公,终未能寻着,不想今日在这里相见!”成敬宇说,过去搂抱水龙。

看见有人进来,郑水龙早站起身来,不想竟然是敬宇兄,他非但没有半点责怪,反而倒这般热情地搂抱他,水龙那铁硬的心发热发酸,两眼模糊,也伸手搂抱成敬宇,说:“敬宇兄,小弟错怪了你,今天你要打要罚都行。”松开成敬宇,拉起他的右手看:只有四只指头,那小指头连根断掉了。忍不住泪盈眼眶,他强咽泪水伸开右手,“敬宇兄,是我作孽造成你断指伤,你也剁下我的手指吧,任随你剁哪根都行,我郑水龙是真心诚意的!”

成敬宇就握了他那右手。

水妹惊叫:“敬宇,使不得,你可不能恩将仇报!”

成敬宇握着水龙右手,热眼道:“水龙弟,你是我成敬宇的大恩人,又是水妹敬重的兄长,我谢你还来不及呢。愚兄带走了水妹,没有跟你和太公招呼一声,是我的错呢。”

水妹这才破涕为笑:“两个好兄弟,站着做啥子,还不快坐下说话。”

这时候,门帘被撩开,赵嫱拎了酒菜进门来。四个人就把那书桌当饭桌,围坐了饮酒、吃菜、摆龙门阵。

话题说到川江时,都言之不尽。水龙就说了川江的木船和洋火轮,说了200万之众的川江船工,说了那洋火轮人手少却往返快载货多,说了他和太公各自的不同想法。

水龙的这一番言说成敬宇觉得好是精彩!大口吃菜大口喝酒,说:“水龙,你说得对,浩浩川江有恁么大的水力资源,外国人可以在我们中国的上海造轮船进入川江,我等中国人为啥子就不可以自己也造轮船在自己的峡江上行驶呢?”

水龙喝下满杯酒,抹嘴说:“是啊,他龟儿子洋人敢把轮船开过三峡,我等长在三峡跑船的人就开不过去?我郑水龙就偏不信这个邪!”

成敬宇击掌:“说得好!”借酒劲又说,“我幺爸就说过,中国人得要有骨气。你郑水龙还有我成敬宇,我们兄弟俩一定要有自己的轮船,一定要让峡江长年累月响起国人自己轮船的汽笛声。……”

两个男人慷慨激昂说话,两个女人听得泪水儿涟涟。末了,水龙叹道:

“要办轮局,有两大难事:一是得要有人承头申办,还得要弄清楚啷个申办?二呢,最重要,得要有足够的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