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1 / 2)

加入书签

郑水龙为实现一定要经营自己的轮船的宏图大志,真个是亡命、拼命干,引领那“三板船”在长江的上下河段、嘉陵江以至于乌江上马不停蹄行驶,长途、短途都跑,算起来已经有一年多没有在重庆码头靠岸了。

这一年多,社会也大变革了,变成了民国元年。

10多天以前,水龙和把兄成敬宇在“三板船”头摆谈了一个通宵后,兄弟俩就各自起航。“三板船”顶风破水溯江而上,终于停靠到了重庆朝天门码头。船到重庆府朝天门码头时,天已擦黑。水龙触景生情,思念起已故去8年的太公来。

那日,也是天擦黑时,他和成敬宇、水妹、赵嫱四人出朝天门,经过那亮着三角灯的“鸡毛店”夹峙的石梯道下行到木帆船跟前时,郑水龙让赵嫱走了。他三人上船去见太公,不想,太公已经奄奄一息。船上人对他说,大约1个时辰前,官差又来勒索。有明文规定,“遇兵差每盐一载收钱一千文,按船大小算派”,可是那官差却要太公按大船计,且要翻倍征款。太公和他办交涉,说,你是官差,理应按行规办理,为啥子偏要多收款?那官差说,有了新的规定了。太公就让他拿来看。那官差喝道,你是不相信官府耶?太公是个倔脾气,偏要看到那“新规定”才行,你一言我一语,说冒火了。那官差就指使10几个下人动起手来,太公不信邪,还了手。那时候,船上只有两个船工,也来相助,怎奈人少吃了大亏,太公被打成重伤。

水龙、水妹和成敬宇见到太公时他已快要咽气,四周围了好几个船工,有个老中医正在为太公把脉,不住摇头长叹。

太公见到水龙、水妹和成敬宇,两目发亮,断断续续说:“见,见到了……放心了。水,水龙,你做,做船上太公。水妹,为父有句话,早应该说,你,嫁给水龙……”

水妹扑到太公身上痛哭:“太公,水妹错了,都怪水妹没有在你老人家身边!”

水龙和成敬宇都泪目闪闪。

等水龙把水妹拉起来时,太公已经断了气。

水龙把船上一应诸事料理完毕,已近亥时,便匆匆下船去寻赵嫱。他是没有办法去见水妹了。那晚,成敬宇在“三板船”头和他摆谈时对他说,两个多月前,在水妹的执意要求下,他只好送她飘洋过海去美国了。水龙听了心里好痛,他那希望飘洋过海去了。他郑水龙可以在大河、小河的疾风恶浪里随意穿行,却还不能飘洋过海去美国。在逆水行舟来重庆府的一路上,他想过越洋去追水妹的事情,却决心难下。他爱水妹,却舍不得川江。他是下了死心要在这川江上经营自己的轮船的。

在希望飘走之后,郑水龙又站在了望龙门山崖上的吊脚楼门口。敲了一阵门,没有人应,借了月光才看见那门被一把大铁锁锁死。

水妹走了,又见不着赵嫱,郑水龙心里一阵空落,怏怏地往下走,月光投照着他那在陡峭石梯上左右晃动的长长的身影。正值秋老虎季节,郑水龙汗湿全身,就脱了汗背心赤裸上身走,不觉走到长江边上,但见有几点灯火,停靠有几艘小船。江岸边有一小店,燃有一盏汽灯,悬挂的旗幡在夜风中飘动。他觉得肚子饿了,就朝那小店走去。水龙走拢后看清,那旗幡上书有“望龙毛肚火锅店”字样,飘过来麻辣火锅的浓香味儿。几个赤裸上身的船工在喝酒、划拳、吃火锅,有个女店主加料上菜忙碌着。

水龙便走进店里坐下。

须臾,那女店主就端了毛肚、鸭肠、血旺和麻油作料迎过来,热情地说:“味道是不是要重些?”

水龙只顾看那惹人嘴馋的毛肚,说:“重些。”

那女店主应道:“要得,味重些。”声如银铃,回身走去。

水龙才抬头看那女店主背影,她上身穿贴身薄衣,下身穿贴身短裤,早已经汗透,走路就如同在水上飘动。不禁心里惊叹,在这长江边上的孤店里也会有如此惹人眼睛的女子。正想着,那女店主端了盆盛有火锅作料的铁锅来放到碳火灶上,打开灶火盖,灶火就熊熊燃烧起来。

女店主问:“要不要再加些海椒和麻椒?”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