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1 / 2)

加入书签

赵嫱想想,抬起两只雪白的手腕儿,比划说:“他说,近些年,有人模仿‘水八块’旧制,添加麻、酱和蒜泥混合,主营牛肚,辅之时蔬,立灶开堂,正式挂牌。就恁个,这倾城倾国、颠倒众生的重庆毛肚火锅就横空出世了。想不到的是,竟然还引来了官宦豪俊人等、逐酒盾歌之辈,鲜衣怒马,如穿花之蝶,纵帽逍遥,硬是‘日暮长街吃火锅,家家扶得醉人归。’”

水龙听了,击掌叫好:“你把德诚那话硬是背下来了!”搂抱赵嫱狠实亲吻,“赵嫱,你真是个奇女子呢!”

水龙亲吻到了赵嫱的泪水,他以为是她高兴、幸福的泪水。实则呢,赵嫱是因为水龙方才提到了太公,心里就涌起了酸楚。赵嫱早晓得太公已经仙逝,一直埋怨水龙那天晚上没有让她上船去,她好遗憾没能见到过太公。

东拉西扯,两个人又说到了出于无奈去了美国的水妹。

赵嫱遗憾而又暗自欣慰,她紧搂水龙,把脸贴到他那热乎乎的胸口上,把腿夹到他那腰间,活怕他会离她而去。现在,水龙还是来找自己了,她终于把水龙盼来了!

赵嫱是常去水妹的衣帽店耍的,晓得水妹和成敬宇的无奈事情,她宽慰过水妹。宽慰水妹时自己的心就发痛,水妹与成敬宇的事情无望就意味着与水龙的事情有望,她晓得,水龙隔三五个月或是半年一载要去看望水妹的。水龙也来看望过她,可总是坐一会儿就匆匆走了,说是船上的事情忙得很。她晓得水龙的心被水妹拴住,可还是苦苦地等待他,她认定“前世有缘”、“好事多磨”这些老话。

天蒙蒙亮,郑水龙就起床对赵嫱说要回船上一趟,并说,午时要在宴喜园请她吃饭,以了却他早先那心愿。赵嫱自然答应。水龙匆匆回到船上,寻了他不久前刚做好的“中山服”穿上,狠下决心去理发店把辫子剪了,而后,去商店买了顶礼帽戴上,买了双皮鞋穿上,这才去宴喜园门口等赵嫱。

赵嫱飘逸而来,她把长发梳得溜光,别了簪子,戴了手镯,身着浅色长裙,足穿一双绣花布鞋。

两人在宴喜园门前相见,都好惊讶,水龙真想拥抱赵嫱,可这门口进出的人好多,就对她绅士般点首一笑,赵嫱回他抿嘴一笑,挽了水龙走进宴喜园大门。

郑水龙和赵嫱进得大门不几步,就看见有一匾牌,上书大红“喜”字,还写有成敬宇、白莉莉新婚致喜的字样。他俩都明白了,成敬宇、白莉莉今天在这里举行婚礼。水龙心想,成敬宇那“成联轮”远比他那“三板船”快,肯定早就回到重庆了,可却万没有想到他和白莉莉今天结婚。水龙这么想时,穿雪白婚纱的新娘子白莉莉正挽着西装革履的成敬宇走过来。

成敬宇看清是水龙和赵嫱,笑道:“水龙弟、赵嫱,不想你们也来了。水龙,我不晓得你的船好久到重庆,所以没有给你发请柬。”

水龙笑道:“我俩是来这宴喜园吃饭的,不想正遇了你们结婚,你看,我们连礼物都没有买。”

成敬宇说:“你我兄弟了,还讲那么多礼信做啥子,走,快进去。”边走边向白莉莉介绍了水龙和赵嫱。

白莉莉好高兴,说:“早闻二位大名,不想今日相见,真好!”就挽了赵嫱走。

赵嫱虽是个民女,却见过这等场面,到也落落大方,又暗自庆幸今天自己和水龙的穿着,是上得这场面的。

大堂内红灯高悬,彩带飘舞,高朋满座,热闹异常。成敬宇和白莉莉领水龙和赵嫱到左边前桌就座后,就又去迎接宾客了。

水龙环视大堂内的几十桌酒席,一声长叹。

赵嫱不明就里,想,他是在叹息没能和水妹成婚?心里发冷,说:“水龙,你叹息啥子?”

水龙说:“赵嫱,我今天是请你来这宴喜园吃饭,以了却我早先那心愿的,却不想赶上了吃人家的喜宴。”

赵嫱的心就热起来:“你赶上了你兄长的喜宴,该高兴呢。你要了却对我的心愿有啥子难的,改日来这宴喜园办喜酒就是。”

水龙听了,看看四周无人,就在赵嫱脸上轻轻一吻,没有回答。这时,他又思念起远离故乡的水妹来。

待席桌坐满,成敬宇的幺爸成豁达和他幺妈以及白老板夫妇入座后,婚礼就开始了。这是一个中西结合式的婚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