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1 / 2)

加入书签

夜里,成敬宇更是格外小心,驾驶舱、机舱、客舱四处巡查,生怕哪一处会生出事端来。待他巡查完回到自己的舱室时已是深夜,他实在太困,倒床就呼呼睡了。船长来敲他的舱门,说啷个这么早就睡了,何不去歌厅舱坐坐,紫薇姑娘要唱歌了。这歌厅舱是几个股东怂恿搞起来的,成敬宇明白,那名为歌厅舱,实际则是开赌场、吸鸦片、狎妓的场所,为的是招徕乘客。既然是为了轮船生意,成敬宇也就默认了。船长是他的铁哥朋友,成敬宇就起来随了他去。船长晓得,成敬宇很喜欢那个叫紫薇的女子。成敬宇确实喜欢紫薇姑娘,她长得高挑丰盈水灵,能歌善舞,说话率直,很有股重庆妹崽的喜人味儿。东方宝萍远去他乡,与白莉莉又是没有感情生拉活扯的婚姻,他一个人在船上时就很感孤独,心里时常发酸发痛,空落落的。自从在歌厅舱认识紫薇姑娘后,就时不时去听她唱四川清音和她跳舞跟她说话,心里很觉快慰,船停长寿码头时,他还请她上岸去吃过馆子。

成敬宇随船长来到歌厅舱时,舱里正灯火通明,热闹异常。有国人、洋人,还有军人。有的随了唱机唱戏,有的打牌扔骰子赌博,有的蹲在角落里吸大烟,还有的搂了女人亲嘴、乱摸。成敬宇对吸毒和赌博很是反感,就喜欢听紫薇唱歌和她跳舞。这时候,几个乐师坐到了前台,调弄扬琴、二胡、三弦,摆放打击乐器。待那四川清音的乐声起时,年轻靓丽的紫薇姑娘就出来了。舱内立时安静,人们的目光齐聚到紫薇姑娘身上。

紫薇姑娘站到台中,灼灼亮目很有神韵。她那目光与后面的成敬宇的目光相遇时,起了火花。落落大方的她抿嘴一笑,成敬宇的心里就翻动起欢悦的浪花。乐声过门完时,紫薇姑娘甜甜地唱:

朝辞白帝彩云间,

千里江陵一日还。

两岸猿声啼不住,

轻舟已过万重山。

紫薇姑娘的歌声清脆、柔润,和着那打击乐和弦乐,字正腔圆。她边唱边舞,舞姿如同她本人一般优美。立时博得满堂喝彩。

“好,好!”

“安逸,过瘾!”

……

“要得,地道!”成敬宇使劲鼓掌,高声喊叫。对身边的船长说,“她硬是把李白这首千古名诗唱活了。

船长笑道:“你呢,是才子颂诗,她呢,是佳人唱诗,你两个有一品呢。”

他俩说时,紫薇姑娘又唱:

三五九月水流缓,

两岸碧翠歌不断。

激流险滩脚下过,

哥走峡江妹相伴。

紫薇姑娘这么一唱,把成敬宇那心唱热唱酸,就想起水妹来。这歌子水妹曾经对他唱过。如果说紫薇唱这歌似蜜的话,水妹唱这歌就似枣。蜜是甜的,枣则是回甜味儿的。这回甜味儿在成敬宇心中是长久不衰的。

“好,唱得好,绝了!”

成敬宇这么想时,听得一人高叫,又鼓掌,引来一片掌声。循声看去,一惊又喜,原来是水龙贤弟,他正使劲鼓掌。水龙早先多次听水妹唱过这歌子,此刻里那内心里的酸热不下于成敬宇。成敬宇挤开人群走过去:

“水龙弟,你啷个也在我这船上?”

水龙早就看见成敬宇了,笑道:“我是从朝天门码头上船的,是悄悄来刺探‘军情’的。”

两位把兄弟此时在这峡江之夜相逢,自是高兴,就出了歌厅舱到船舷边摆谈。成敬宇才晓得,水龙是下决心要经营轮船生意,特地买了船票上船,先不让他晓得,驾驶舱、机舱、客舱四处观看、询问,摸索行轮经验。水龙是打算船过夔门后再找成敬宇的,给他一个意外惊喜,向他过细讨教。水龙还对成敬宇说,他早就认识紫薇姑娘,这姑娘曾经领他去“寻找”赵嫱那吊脚楼。水龙绘声绘色说了后,成敬宇呵哈大笑,说,这丫头人小鬼大,精灵。

他二人正说得热火,歌厅舱里打斗起来,人们齐从舱门往外拥。

“快跑,要出人命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