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1 / 1)

加入书签

“峡江轮”下行通过“崆岭滩”时,船长兼领江的郑水龙格外小心。他站在驾驶舱内,透过前窗玻璃目不转睛前望大江,引领舵手谨慎驾船。

这“崆岭滩”在西陵峡秭归县境。滩内长石踞其中流,分道南北二槽。南槽乱石错落,断绝航路。北槽虽可通航,但有大、二、三珠石斜列航槽,舟行极险。《宜昌府志》记载:“九里空岭之溢,九龙蛇退之奇,滩深湍急,礁石林立,古称步仞类崤凼,寻丈之内,皆天堑也。”冬春水涸非轻舟不可上下,为川江著名的四大险滩之一。明朝万历年间,归州知事吴守忠曾先后开凿二、三两珠石,致使舟行无患,更名为“通岭”。

郑水龙深知,这“崆岭滩”并非畅行无阻,此时正是初秋枯水时节,又是满载乘客的轮船下行,需格外小心才是,否则会有覆舟之大祸。

此时的郑水龙那心扑扑碰撞胸壁,一则是格外紧张,二则是他实现了在川江上驾驶自己轮船的宿愿。5年前的1917年,英国船长薄蓝田在重庆开办了川江上第一所领航学校,由他亲自教授驾驶轮船之法,并担任主考,两年后,培养出了川江上第一批有正式执照的领江。郑水龙就是这第一批通过学习获得正式执照的领江之一。此时的他指挥着“峡江轮”通过“崆岭滩”也还是成竹在胸。现今的川江上已经有了较明确的导航标志。1915年,薄蓝田出任长江上游巡江工司,在其主持下,在川江上设立了28处信号站、7只标志船、53处各形指向标、12处水位标尺,还制定了《川江行轮免碰章程》。

水龙是把那《川江行轮免碰章程》背得烂熟的。常跑川江有着丰富行船经验又经过正规学习的他能不成竹在胸么。“峡江轮”在礁石林立的“崆岭滩”缓缓穿行,终于驶过险滩,水龙和驾驶舱内的船员们都长出口气。

轮船加快速度向大江下游的宜昌城驶去。

郑水龙能够进第一所领航学校学习,能够经营起这“峡江轮”实属偶然也是必然。偶然的是,三年前,他突然得到一笔全是美元的巨款,是一位未留姓名、地址穿长衫的年轻男人送来的。他是寻到望龙门山崖上的吊脚楼亲手交给赵嫱的,这些美元是严密包装在牛皮纸信封里的,上书郑水龙亲收。当水龙在赵嫱住的吊脚楼内拆开信皮时才发现全是美元,还有一封未留姓名、地址的信,写道:水龙近安,送来这笔你急需要的款子,以购置国轮所用。你的一位远房亲戚。郑水龙见钱和信后懵了,他的哪位远房亲戚呢?他左思右想不得其果。多方打听寻找,再也没有寻着那个送钱来的穿长衫的年轻男人。他和赵嫱向雷德诚说后,神通广大的雷德诚也犯难,就说,这是你郑水龙一心要经营自己轮船的决心感动了上苍,指使贵人襄助呢!水龙心里的疙瘩还是解不开。雷德诚说,姑且不管他,既然那信上说明是用来购置国轮,你就不能他用。兴许,人家看你把国轮经营起来,到时候会来索股呢。赵嫱认为此话有理。郑水龙半信半疑。必然的是,他郑水龙拼死命干苦心经营的“三板船”获利不小,获利的目的就是要经营轮船。这事情,雷德诚、赵嫱等知心朋友都全力支持。有了钱就有了经营轮船的资本,雷德诚又向水龙提供了薄蓝田开办第一所领航学校的信息。郑水龙击掌叫好,真是天助我也,立即去报名参加学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