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1 / 1)

加入书签

“峡江轮”出“崆岭滩”不远,迎面有艘川轮驶来,悬挂有法国国旗。与那轮船擦肩而过之后,水龙哀叹,军阀无道,洋人获利啊。

他敬宇兄出于军阀“借船”的无奈而悬挂了外旗,又出于大犯众怒的无奈而取下外旗焚烧,惨淡经营的“成联轮”和他那成联公司终还是因之瓦解。就在那次“歌厅舱事件”发生之后,“成联轮”从宜昌返航重庆,又被另一伙军阀“借船”,肉包子打狗,长借不还,成联公司元气大伤,垮了。成敬宇气得大病一场,只好又去他幺爸成豁达的钱庄谋事。

可是,“成联轮”取了外旗并不是所有川轮都取了,现今在这川江之上,何止是航商悬挂日本旗、法国旗,那意大利、葡萄牙、挪威、瑞典等国的国旗依然悬挂在轮船上。

利益所驱,焉能不挂。自从川轮悬挂外旗之后,其各轮船公司恃有洋人庇护,反倒目空一切。从平日对军阀谦恭逢迎一变而为骄傲自大,军人搭船亦需照章购票。那些军人昔日之威风一变而为和蔼可亲,以冀得一席之安适,否则,洋人出面干涉,即有不准搭船之虞。悬挂外旗的轮船公司、船员悉皆气焰陡涨,对于军人尚且如此,其他则更无足论了。并不是所有人都因利益所驱而悬挂外旗,他郑水龙不信邪,偏就不挂。然心中不平,那些航商置国家之威信、主权之丧失于不顾,惟利是图,可现时北洋军阀把持的北京政府竟也漠然视之,实令人愤慨莫名者也。那些悬挂外旗的航商中还有官办招商局参与,竟然效法挂外旗的航商把公司更名为“华法邮船公司”,改挂法国旗。挂法国旗后,其轮船虽航行在军阀火线之内,亦得畅行自如,客源、货源旺盛,获利颇丰。经此官办提倡,“川江公司”亦步其后尘悬挂法商“吉利洋行”之旗。“聚福洋行”的“福源轮”和其他民营商轮亦跟着悬挂外旗。见法商“吉利洋行”独家卖旗,年得巨额酬金,就有人就纷起组织空头洋行经营外旗买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