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1 / 1)

加入书签

东方宝萍从上海乘轮船到达汉口后,又匆匆乘船到宜昌,终于花高价买到了从宜昌去重庆的上水轮船票,而且坐到了豪华房舱。

轮船逆水驶进两岸壁立千仞的峡江后,东方宝萍迎着秋风站在船栏边四望,不住叹息,我亲爱的峡江啊,水妹又回来了,而且乘坐的是国轮!

水妹已经得知水龙经营起了自己的轮船,好为水龙高兴,好想早日见到他,而内心里又忐忑不安。当年,她最终明白他与成敬宇的婚事无望后,就想起了那天她在峨岭公园看菊花时对水龙说的话,“菊花都能到欧美去,这人也是可以去的了。”水妹说这话时,已经有了远离成敬宇的去意。后来,她对成敬宇说了,请求他资助她去美国求学。成敬宇是舍不得水妹离开的,又被幺爸所逼,只好答应。

水妹无缘得到成敬宇,求知欲望却格外强烈起来,有了个人的欲望和努力,又有了资金,她居然进了美国的哈佛大学学习。她真心感激成敬宇,把信寄到成敬宇留给她的他幺爸不晓得的地址。当她接到成敬宇回信得知他已经和白莉莉结婚后,痛哭一场,就越是发奋攻读。

后来,她接到成敬宇一封长长的来信,说他有了他父亲成豁发在美国的消息了。信上说,他父亲出国时并不知道她母亲已经怀上了他,近日偶遇从重庆去美国的早年好友赵智铭,说到了他和他幺爸的情况,才晓得自己有个儿子,而且是个能干的儿子,真是涕泪交加。就拜托赵智铭给他捎了封密信来,告之了他在美国的地址,又千叮万嘱不能告诉他幺爸成豁达,叫他好好在他幺爸处干,为幺爸的事业分忧,他会择期回国来看他。成敬宇得知父亲的消息,顿涌酸泪,好高兴,追问赵智铭叔叔,父亲为何不让他把这消息告诉他幺爸?赵智铭叹气说,他父辈这二人皆因争夺他那漂亮的幺妈而结下死仇。他幺妈已经要同他父亲结婚了,不想见了他幺爸后就改变了主意,非他幺爸不嫁。为了这个女人,兄弟二人竟然动了手脚。他幺爸和他幺妈结婚后,他父亲心灰意冷,后来,和他母亲结了婚,却没有爱情,终于越洋而去。

水妹看信后,心想,她和敬宇怎么竟然会也像他父辈那样,为了她,水龙竟然还剁去了成敬宇的手指头。也有不同,成敬宇和水龙并未结下死仇。

水妹在哈佛大学获得了工商学博士学位,那个金发碧眼的博学的导师要她留校任教,并且坦言要娶她。她感谢导师却万难接受导师的求婚请求。成敬宇还占据着她那心的爱巢。就按成敬宇说的地址去纽约找到了他父亲成豁发,对成豁发说,她是成敬宇的邻居朋友。成豁发善待了她这个儿子的朋友和家乡人,留她在他的豪宅住,又安排她在他的公司工作。她好是感激,觉得成家人对她真是恩重如山。她一个水上人家的养女,能够越洋来到繁华的美国,获得博士学位,成了大公司的职员,就觉得这一生一世都要铭记成家人的大恩大德。想到恩人自然就又想到救了她性命的大恩人郑水龙,倘如没有水龙,她的性命早已休矣,她现今的一切都没有可能。就下决心多挣钱多攒钱,要全力资助水龙,促使他经营自己轮船的梦想成真。

在美国的中国商人,大多数都是勤奋、精明、亡命干的。成豁发也是这样,他来美国后,吃过不少苦遭过不少罪受过不少奚落,在煤窑挖过煤,去金矿淘过金,到餐馆打过工,终于办起了自己的CF公司,在纽约的华人办的公司里也算是有一席之地了。成豁发见东方宝萍有学识,勤奋能干,就给予她要职、厚薪。东方宝萍就越发努力,她暗自盘算,再过两三年就会有比较足够的钱给水龙了,加上水龙自己的经费应该能够经营起自己的轮船。

那天,成豁发生日,他家那豪宅来了不少宾客,寿宴办得很是热闹。成豁发拿出家乡的老白干酒来,喝了个半醉。东方宝萍扶他回到卧室,让他躺到床上,拧了热毛巾来为他擦手脸。就在她为他擦脸时,成豁发伸手把她抱住亲吻。东方宝萍奋力挣脱,却哪里能行,说,成伯伯,莫这样,要不得,要不得!成豁发借着酒劲在她嘴上、脸上、胸脯上狂吻,还伸手摸她私处。她惊吓哭了,求道,你不能这样,不能,我求你了!成豁发不说话,欲火升腾,使劲撕开她的衣裙,扒下她的裤子,压到她身上。那一刻,她那心在流血,他看见那老实厚道的成豁发的那张脸如同狰狞的怪兽,她那全身被这怪兽嗜咬,她那心被这怪兽撕碎……当成豁发发泄完欲火,精疲力竭瘫软到床上时,东方宝萍欲哭无泪,两眼漠然,盯着天花板上那盏朦胧的吊灯。她万不想,平日里道貌岸然的成豁发、她口口声声称作成伯伯的人竟然是人间禽兽,这人世间怎么是这等地可恶可悲。

成豁发做了这事情之后,也红了脸,披上睡衣,为她穿好衣服,冲了咖啡来,无奈地说:“宝萍,我成豁发早年爱过一个人,可是却被自己的亲弟弟夺去了。我也有个结发老婆,可是我不爱她。来美国后,找了个洋人老婆,又被她骗去我当时的全部钱财,落得个人财两空,我对女人彻底失望。后来,我又有了钱,就玩女人,白人女人、黑人女人、国人女人我都玩,却再也不想娶女人。可是自从见到你后,我才发现你是我真心所爱的女人。我多次想对你说,可是又怕说,我害怕你拒绝我。我老了,确实老了。可是我又不甘心,老夫少妻在国内在美国都不少呢。今天,我是错了,我是借了酒劲做了错事,我向你道歉。可我是真心实意爱你的,我愿意娶你为妻,我愿意把我的全部家产留给你一半,另一半留给我儿子成敬宇……”

“别说了,”东方宝萍近于疯狂,呐喊道,“成豁发,你晓得你做了啥子事情吗?我,我是你儿子成敬宇真心相爱的人,我早已经把我的身子给了他!”

成豁发听东方宝萍这么说,脸煞白,手中的咖啡杯落到地上摔得粉碎:“什么,你说什么?”他晓得儿子早已和白莉莉结了婚,只以为东方宝萍是儿子的邻居朋友,却不想是儿子的恋人。他自己是饱尝过相爱的人不得其爱之苦果的,愧疚不已,说,“宝萍,你为啥子不早说,你真爱我儿子我是会想办法成全你们的,我可以让他来美国和你在一起啊。”

东方宝萍眼里没有了泪水,泪水都在肚子里流淌,我前辈子欠了你们成家啥子吗,这是在报应我吗?伤感万分:“我一心一意感恩你们成家,却不想会是这样结果,我,我今后还有什么脸面见敬宇?我只有一死了之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