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1 / 2)

加入书签

成豁发慌了:“别,宝萍,我成豁发糊涂、该死,我,我会谴责自己一生的!咳,都怪我,也怪,也怪我那狠心的亲弟弟成豁达,是他毁了我的爱情我的一生啊!”

“住口,”东方宝萍胸脯起落,“你这样的人也配谈爱情?”站起身来,往门外走。

“等等,”成豁发喊住她,“宝萍,我对不起你,事情已经这样了,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我愿意补偿你,我是真心的,我成活发是说一不二的。你只管说,什么条件我都答应,只要是我办得到的!”

东方宝萍止住步子,说:“我要离开你的公司。”

成豁发无奈地点头:“可以,只是你一个女人去哪里呀?”

“这你不用管。”

“那,好吧,我给你一大笔钱,在美国没有钱是不行的。你可以用这些钱去找工作或是去办公司。”

成豁发信守诺言,果真给了东方宝萍一大笔钱。

东方宝萍独自离开了成豁发的CF公司去了旧金山,凭着商业学识和精明,办起了自己的SM公司,专门经销洋火、洋皂等日用品,后来又经营起洋油来。她主要和国内的商人做生意,再也没有和成敬宇联系,更不会和成豁发联系。她深感到,自己再也没有脸面去见敬宇,她把那甜蜜而又苦涩的爱情种子深埋心底,这本以为也许还有希望的爱情种子只能到下一辈子再发芽了。

她也还有希望,那就是一定要襄助水龙哥经营起自己的国轮。她以中国女商人的面孔频繁地出现在如战场般的商场上。由于她的发愤、精明、能干和勤奋,居然发了。她让忠实的手下人为水龙送了钱去,并不说明是自己送的钱,她愧疚自己无颜面见水龙,就让这些钱来报答水龙哥的救命之恩、圆水龙哥的轮船梦吧。

东方宝萍终于回国来了,一是她太思念祖国;二呢,她的SM公司在家乡重庆做了笔大生意,她必须回来;三呢,她也还是思念家乡的朋友。

轮船过湖北巴东县属之“泄滩”时,东方宝萍去到了船头,看着浪漩满江的湍急奔流,她那心紧了,那年,那德国瑞记洋行的“瑞生号”轮船就是在这里沉没的。而她乘坐的这艘国轮高鸣汽笛,“突突”穿行在恶浪、礁石之中。她暗暗祷告,河神镇江王爷,保佑我此行平平安安,保佑我国轮平平安安。

一股大浪扑上船舷,江水溅湿东方宝萍的衣裙。她后退一步,又依到船栏边上,心里笑道,水妹啊,你是不怕峡江水浪的呢。就轻声唱:

冬月腊月天气短,

妹在船边补衣衫,

水波涌来浪花高,

有条江猪扑船舷。

东方宝萍唱完,扑哧自笑。就听见有人轻声喊号子:

二四八月天气长,

妹在船边洗衣裳,

捞起江水棒棒打,

敲得哥哥心发慌。

这声音好熟悉又好遥远了啊!

东方宝萍循声四望,又上望,才发现是轮船顶层的驾驶室里有个人在唱,正两目灼灼看着她。她开始不敢认,终于喊:“是你,是水龙!”

水龙和水妹意外相见时,轮船已平安驶过“泄滩”。

水龙身穿船长服头戴船长帽,魁伟而帅气。水妹还是当年在东川书院时的那身打扮,穿右开襟下摆成弧状的枇杷衫和长裙,足蹬一双青色布鞋,头上既不是未婚女子蓄的长发也不是已婚女子挽的毛纂,而是齐耳的短发。难怪,在驾驶室里的水龙一下子就认出她来。

二人坐在船长室里时,都格外激动、高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