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2 / 2)

加入书签

水妹说:“真巧,万不想,这‘峡江轮’就是你经营的,我可是花高价钱买到的票!”

水龙说:“水妹,你我有缘呢,你还是那么年轻漂亮。”

水妹一笑,说:“后年我就是不惑之年的人了,老了。”

水龙盯水妹说:“不老,水妹在我水龙心中永远年轻,你看起来也就三十来岁。”

二人摆不完的话。水妹说了在美国读书、经商的一些事情,而一说到成豁发和成敬宇时就把话题岔开。水龙自然说了经营轮船的种种事情,当说到他得了一笔意外之财时,水妹就笑,说:

“这是你郑水龙一心要经营自己轮船的决心感动了上苍,指使友人襄助呢!”

“嘿,你说这话啷个和雷德诚讲的一样?”

“这证明我说对了。”

“我郑水龙一定要找到这个人,一定要将那资助款给其入股,或者连本带利还给人家。”

“肯信你就找得到。”

水龙看水妹,突然想到啥子:“水妹,这钱怕是你给我的吧?”

水妹笑了,故意说:“我倒是想给你呢,就是还没有这么大的本钱,等我资金雄厚时,我会资助你的。”

水妹这一说,水龙心里就扑扑跳,是当年那水妹为他包扎伤腿时的那种心境,问:“水妹,你,在美国成家了吧?”

水妹两眼发湿,摇头。

水龙一阵高兴、激动,挨坐到她身边搂她的柔肩,颤声说:“水妹,这么些年了,我一直在等你!”

水妹移动了下身子:“水龙哥,别这样,人家看见不好。”她这样说时,心里好痛,她这身子是不值得水龙碰的。

水龙心里也好痛,她心里还是牵挂着成敬宇啊,可是,成敬宇已经是有家室的人了。就又往水妹身边坐:“水妹,你心里就真没有我郑水龙呀?”

水妹说:“水龙哥,我是无时不刻想着你的。只是我,……”她那我早已经把身子给了成家人的话说不出口啊,潸然泪下,心里说,水龙,我水妹对不起你啊。

“水龙,你不吃饭呀?”赵嫱走了进来。

三个人意外相见,由水龙做东,在船上的餐厅吃包席,自然是摆不完的别情说不完的话。赵嫱察言观色,心里高兴而又难过。高兴的是老朋友相见,难过的是水龙那心始终在水妹那里。心想,我赵嫱等得,我是不得放弃的。

轮船过秭归县的“新滩”时,风疾浪高,“峡江轮”左偏右斜,在浪尖翻腾。

水妹取了早已备好的香火、纸钱,到船头顶风焚香跪拜,祭奠在这里遇难的父母双亲。她焚香跪拜时,那嗖嗖秋风带了冷凉的浪花扑湿她的面颊。水妹心想,这扑面而来的水花是父母双亲伤感的泪水呢,不禁悲泪下落:

“父母大人,女儿东方宝萍在这峡江上祭奠二老双亲了。女儿不孝,连二老的尸骨也未打捞上来,今风疾浪大,是你们在责怨女儿吧?要是的话,你们的怒怨全都冲我来吧。女儿只求二老在天国平安,求二老保佑我国轮平安,这‘峡江轮’是女儿的救命大恩人郑水龙先生经营的啊!……”

水妹这一番述说,那秋风小了,水浪也渐势平缓。

祭毕,水妹又回身跪谢救命恩人郑水龙:“水龙,要不是遇了你的相救,我这性命早已休矣,我现今的一切都不复存在。……”水妹这样说时,更觉得自己对水龙的那点资助不足挂齿,也为水龙现今的成就而欣慰、感慨。

水龙连忙扶起水妹:“水妹,是我郑水龙应该自责,是我没有能够打救起你的父母双亲来。”揭下船长帽,目视滔滔流水,向长眠大江的水妹父母默哀。

赵嫱早唏嘘起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