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1 / 2)

加入书签

“峡江轮”突突顶秋风上行,满江流水滔滔东去。驾驶舱内,郑水龙引领轮船行时,他那心扑扑碰撞胸壁,渴盼轮船早日抵达重庆。

这个社会的变化是何等地巨大,想当初,我水龙和太公驾驶那木帆船,费死力吃大苦,逆水行舟也如同蚁行,而此时这国轮上行就如同烈马奔驰。郑水龙豪情、激情上涌。豪情的是他郑水龙终于拥有了自己的轮船,激情的是他朝思暮想的水妹飘洋过海回来了。

昨天清晨,船过奉节夔门,水妹叫了水龙去到船头观景。水龙就想到了那次他背水妹登白帝城那“天梯道”的情景,想到水妹那柔软的身子和咯咯的笑声,想到他趁势把嘴往她那嘴唇杵拢去,水妹却用手挡住,乜他说,想拿你那胡子扎别个呀。禁不住心里发热,挨紧了水妹,看着水妹那白皙、美丽的面庞,他真想亲吻她。有股大浪扑来,浪花飞溅,打湿了水妹的脸,水龙就掏出手帕为她擦拭,又伸手为她抚理被江风吹乱的头发。

水妹目视滔滔大江和两岸绝壁,感慨万千,说:“绮丽的瞿塘峡,巍峨的夔门,真是世间奇迹。我水妹飘洋过海又回到这里来了,而且此时乘坐的还是逆水而上的国轮!”

水龙受到感染:“‘舟楫千帆竞发,商贾摩肩接踵’,千百年来,驶过这夔门的扁舟、帆船、商人、墨客有好多,不想,今日竟也通国轮了。”

水妹看水龙,莞尔一笑:“对,来过不少商人、墨客,小时候,听太公说,这里还是千险雄关的古战场。”

水龙点头:“这奉节古城凭高探深,有天险之势,自古就是川东军事重镇。春秋战国时,奉节名鱼邑,是巴国举足轻重的古城,巴蔓子将军‘刎首留城’的故事就发生在这里。”

“巴蔓子?我咋没有听太公说过?”水妹问。

水龙笑道:“这是我听说书人讲的。”

水妹来了兴趣:“说说。”

水龙笑笑。说:“当年,巴蔓子舍身护卫的是鱼邑、巫山和巴乡三座古城。”

“巴乡?”

“就是现今的云阳县。巴蔓子是巴国驻守巴东的一员大将,境内发生了内乱,而那时巴国又迁都阆中,无法及时调派兵将支援。无奈何,巴蔓子只好向楚国求救,答应平定内乱后将鱼邑、巫山和巴乡三城赠给楚国。楚王同意了,亲自率大军平息了内乱,就派使臣来索要城池。巴蔓子变卦了,说,江山社稷怎么能够随便赠送呢?我没有权利把这三城给你们。当然,我话已出口,我只能把自己的头交给你,请你带回去向楚王复命吧。说完,就当场拔剑自刎。楚王感动了,说,我有了这样忠心耿耿的臣子,还要城做啥子呢,就隆重安葬了巴蔓子的头颅。”

水妹听后,点首赞叹:“巴蔓子将军的爱国情怀可赞可学。水龙,你一心经营国轮的爱国精神也可赞可学!”

水龙感叹说:“水妹,看着那些洋火轮侵占我川江,我心里憋得难受,我就不相信,我们中国人就不能经营好自己的国轮,就不能把那些洋火轮赶出川江去!”

水妹说:“能,有像我水龙哥这样的硬汉子,再难的事情都能做。”

水龙激动:“我还盼望今后能有我们自己造的大轮船在川江上行驶。”

水妹看着两目炯炯的水龙,想到他经营国轮的万般艰辛和期盼未来的满腔热情,两眼发热:“水龙,你真不容易,不简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