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1 / 2)

加入书签

床头的那盏小红灯开着,朦胧的红焰映照着水妹那酒红的熟睡的脸。她那酒劲还没有过去,被子被蹬开,穿了小背心和短内裤的她,舒展肢体躺着。赤裸的上臂、柔肩,起伏的胸脯、小腹,长长的腿杆,如同一尊玉雕。水龙坐到床沿边,看着她那美丽的面颊、身躯,嗅着她那诱人的气息,那男人对于女人的本能冲动、那压抑多年的情感波涛,驱使他俯身亲吻她。熟睡的东方宝萍在梦乡里,她正与心上人成敬宇做爱,他俩在巫山云雨里翻腾,是那“千里江陵一日还”的激情、“轻舟已过万重山”的欢娱。她身上的人不是成敬宇了,而是两鬓花白的成豁发。成豁发的那张脸如同狰狞的怪兽,她那全身被这怪兽嗜咬,她那心被这怪兽撕碎……她惊恐万分,拼力反抗,苦苦哀求,你不能这样,不能,我求你了!……惊醒过来,发现是水龙在亲吻她。水龙已经失去自制力,狂吻她的面、颈、胸,结实有力的手向她的下腹滑去。东方宝萍伸手护住小腹,水龙,你别,别这样。起身要穿衣服。此时的郑水龙已如那峡口的奔流,哪里控制得住,边脱外衣,边死命将自己深爱的水妹压到身下,狂吻她的柔唇。水妹泪流满面,任由水龙亲吻。水龙哥是她的救命大恩人,是她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太公临终前嘱咐要嫁给的人。按说,她应该遵从养父之命的。可是,太公啊,您老人家哪里晓得,水妹真心爱恋却又得不到的是我那敬宇哥,而水妹又被敬宇哥那禽兽父亲成豁发糟蹋了。水妹无颜遵从太公遗言,无颜面对我真诚的水龙哥!水龙那双有力的手在扒她的小背心,水妹满心疚痛,泪水如泉……

门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和愤怒的人声:

“走,你个洋鬼子,想借我‘峡江轮’贩运军火!”

“捶死他龟儿子!”

“带他到船长室去!……”

郑水龙听见,猛然起身,穿好衣服,出门去,带死了舱门。他心升怒火,大步流星来到船长室,见大副关明灿和几个船员已经在里面,正团团围住一个洋人。那洋人挥舞两本护照,激动地用半生的中国话嚷:“我抗议,我持有瑞士护照,还有你们中国上海海关签发的随身护照,我是合法商人,你们不得对我无理!”

关明灿瞪眼道:“是我们无理还是你无理?你还合法商人呢,你是军火走私商!你看看,你这啤酒箱里装的是啥子?”

郑水龙看见甲板上放有的几箱已经打开的啤酒箱,箱内暗藏有盒子炮,怒视那洋人:“说,你是哪个?”

那洋人傲视郑水龙:“你是谁?”

郑水龙的回答掷地有声:“我是这‘峡江轮’的船长,姓郑名水龙。”

那洋人的傲慢收敛了些:“我叫魏德北,是合法商人。”

关明灿手抚落腮胡子:“你还说是合法商人,可是你那啤酒箱内咋暗藏有盒子炮?”对水龙,“船长,他携带了100件啤酒,我们发现这几箱里都藏有军火。”

郑水龙火了:“全都打开检查!”

魏德北忙赔笑道:“郑船长,别,我,我就带了这几支盒子炮,是送给私人防身用的,再没有了,真的。”又挥动两本护照,“这是我的护照。”

郑水龙接过那两本护照看,放入衣兜内,说:“我们查了再说。”

魏德北急了:“你们不是海关,没有权利检查,你们这是匪盗行为,我抗议!”上前拽住水龙衣襟,“你不能动啤酒箱,你要对你的行为负责。”

郑水龙扳开他的手,说:“我是船长,我负责,查!”

郑水龙领大副关明灿一行人到船舱打开了那100件啤酒箱检查,共查出110支盒子炮。在场的魏德北垂下了头。东方宝萍和赵嫱也闻声赶来,看着那些盒子炮摇头惊叹。

郑水龙愤慨不已,盯了魏德北,说:“你们这些帝国主义的亡命之徒,侵犯我川江不说,还竟然利用我中华神圣川江走私贩运军火!据我所知,现今美籍商轮航行川江者已达10多艘,英国、日本各有6艘。这些入侵外轮除抬高运价、攫取巨额利润外,还获得政府巨量的津贴。可是你们还不满足,又私贩军火,赚我同胞钱财,助长军阀内战,致我民不聊生。”

魏德北面肌抽搐。

郑水龙继续说:“我晓得,仅日清公司‘宜阳丸’轮一年中贩运入川的军火,即可抵我全国兵工厂6个月的生产量。”

东方宝萍咂嘴,对赵嫱说:“这么多呀!”

赵嫱说:“龟儿子小日本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