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1 / 2)

加入书签

水龙、赵嫱和关明灿听了都击掌称好。

水龙说:“好啊,我中国龙早就越洋过海了,我长江龙也要大显神通!”

赵嫱说:“水龙,你说得好。”

关明灿眉头蠕动,说:“长江龙,嗯,好,这个比喻好!”

水妹说:“水龙,你就是长江里的一条龙,这话我当年就说过。看,你这不是驾驶国轮畅游长江了!”

水龙有股振奋,攥紧拳头一挥,高声喊叫:“魏德北,你小子别小看了我中国人,我中国龙只摆尾腾首就会让你浪里葬身!”

水龙这喊叫惊动了满餐厅的人。

关明灿说:“船长,硬是不该放走了魏德北那龟儿子,当时你要是发话,我非捶扁了他!”

在逆水西上的“峡江轮”上看日落最美不过。但见那浩浩流水把倒映的夕阳切成条、荡成点、溶成片,由金黄而橘红。如同在宣纸上点落下饱蘸的朱墨,这橘红由江而岸,由岸而山,由山而天浸润,顿时间满世界一片红朦。又传来峡江纤夫沉重、悠扬、高亢的号子声和浪打船舷的水击声,真个是令人热血沸腾,尤想放歌。

九月十月落日艳,

满江巴水红成片,

问声落日脸红啥?

有桩心事在心间。

水龙引领“峡江轮”破浪上行,放声高歌,暮辉将他那轮廓分明的脸抹红,他身边的水妹如同暖暖的小太阳,烘烤得他那心痒痒的。

水龙唱完这歌子后,水妹红脸说:“水龙,你今天唱得格外好听,你有啥子心事呢?”

水龙心里说,我想娶你做婆娘哩!却笑问:“你说呢?”

“别个啷个晓得嘛。”

水龙就盯了水妹邪笑:“你晓得的。”

水妹的脸越发红了,心扑扑跳。她晓得水龙要说啥子,又怕他说出啥子。就想到昨天晚上水龙扒她小背心的情景。个背时的水龙,山一般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她没有拒绝,那阵的她内疚万分,泪流满面。水龙哥,水妹不值得你爱,水妹对不起你!

“呜――”有过来的轮船的汽笛声响。

水妹起眼前望,那过来的轮船后面,看见涪陵城了。

“水妹,你啷个不说话?你不说我就要说了。”水龙欲往下说。

水妹就手指前方,说:“看,到涪陵了,呀,我看见‘白鹤梁’了!”

水龙循水妹所指前望:层层波涛扑打江岸的巨型刻石,确实是“白鹤梁”!

这“白鹤梁”平日里淹没水下,只枯水时节才露出水面。那石梁上有自唐代以来的石刻题记164段,其中的水文题记就有108段,既可估测水势又有史料价值。其上刻有黄庭坚、朱熹等历代骚人墨客的诗文题字,被誉为“水下石铭”。

水龙引领轮船加快船速向岸边靠去,渐渐近了。

那“白鹤梁”石刻斜躺岸边,在落日映照下熠熠放亮,又有水气抚石而过,给人以虚无缥缈、世事沧桑之感。如此清楚地看见深藏水中的“白鹤梁”,他郑水龙平生是第二次。第一次是太公驾木帆船停靠涪陵时看见的,太公赓即焚香跪拜祷告,对他和水妹说,这“白鹤梁”是唐代尔朱真人揽日月之精气在此修炼而成,难得沾到如此仙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