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1 / 2)

加入书签

“成联轮”瓦解后,成敬宇只好回到幺爸处谋事。他幺爸早就希望他来帮助他经营钱庄业,自然放手让他干。真正接触钱庄和现在的银行业务后,他从开始的悲观、厌烦到有了信心,并且喜欢、热爱起来。他全身心投入,扎实苦干,着实做出了令他幺爸称道的成绩来。银行的资金多了,他幺爸就提出办实业的事情。幺爸说,宇儿,你一心开办实业的想法是对的,我想,我们银行的资金不仅要拿去投资实业,还要投资开办自己的实业。幺爸的想法与自己不谋而合,成敬宇很是高兴,完全赞同,他觉得幺爸是个顺应潮流的开明人。有自家的银行投资办自家的实业,有自家的实业来支撑自家的银行,那就是格外的一番天地啰!

东山再起,再去经营船运业吧。幺爸提出了这个想法。成敬宇的心扑扑跳,跃跃欲试,又余悸在心,泄了气。试探说,还是做缫丝业吧。幺爸有兴趣,问何以想经营缫丝业。

成敬宇一心要经营实业,船运业做怕了,又于心不甘,就想,搞工业吧。他抽空对重庆的工业做了调查,调查了新兴手工业的火柴业、棉织业、猪鬃加工业、矿业、玻璃瓷器业、面粉业、造纸印刷业、皂烛业和制革业;又调查了机器工业的缫丝业、制造业、电力业、钢铁业、化学工业、水泥业等等。

经与郑水龙和雷德诚商量,都觉得还是做机器缫丝业好。首先,浙江、广东、四川是全国著名的三大产丝中心,而重庆更是川丝重要的出口港。重庆的缫丝业已经从传统的手工业发展为机器生产了,加之重庆开埠之后,帝国主义加紧争夺川丝,更刺激了重庆机器缫丝业的发展。重庆商人王静海开设了“永靖祥丝厂”,改良缫法,颇著成效,其成丝运沪,每箱卖价比土法缫丝多售一百七八十两到三百两,获利甚丰。法国里昂商会检验认为,“匀细光泽,且丝质强韧,尤合机器织造之用”。一时间,该厂为通省丝业观瞻所系。郑水龙说,敬宇兄,缫丝厂开办起来以后,你就使劲生产,外运的事情,我“峡江轮”定尽全力。成敬宇来了劲,说,水龙贤弟,你我弟兄俩一个在陆上一个在水上,都拼命干,共谋发展。

成敬宇把调查情况和想法向幺爸说了之后,幺爸成豁达击掌称好,当即拍板划出资金要开设机器缫丝厂。两人商定,该缫丝厂由白莉莉任厂长。办厂前,专派白莉莉去日本留学,专习蚕丝。能干的白莉莉不负幺爸成豁达和丈夫成敬宇所望,从日本学习回国后,在重庆江北开办了“福生缫丝厂”。该厂采用了日本进口的蒸汽缫丝机,效益可观。那阵,重庆已经有好几家机器缫丝厂,而使用蒸汽缫丝机的则不多。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给大后方重庆的缫丝业带来了极好的机遇,重庆出口的蒸汽缫丝量增加了一倍。这里面,“福生缫丝厂”功不可没。身为大老板的成豁达呵哈大笑,很为自己的侄儿成敬宇和侄儿媳妇白莉莉而自豪。他夫妇俩,一个在金融界为他融资,一个在实业界为他挣钱,真可谓左右逢源,财源广进啊!

不想,祸随福生,几个月前,一伙军人在那个大腹便便的军官孙承福的吆喝下,到“福生缫丝厂”闹事,说是要报几年前在“成联轮”歌厅舱被羞辱之仇,胁迫要“福生缫丝厂”出血,赔一大笔款项。白莉莉厂长自然不从,孙承福就指挥那些军人戏辱、打伤了白莉莉,还砸毁了部分机器。成豁达随成敬宇赶到时,地上躺着血迹斑斑的侄儿媳妇白莉莉,厂房内一片狼藉,当场口吐血痰昏倒。

晃悠悠的藤轿抬着成敬宇到浮图关上那栋西式楼房门前时,把门人早把大门开了。成敬宇下轿子来款步走进去。院子里郁郁葱葱,石榴树上开着如火的石榴花、挂着早熟的石榴果,不时飘落下一片秋叶。

两鬓杂白的成豁达端坐在屋前的庭院里看书,见侄儿成敬宇走来,点头笑,发青的脸上有了红润。老妈子端来椅子、送来茶水。

“敬宇,来了,坐。”成豁达说。

成敬宇恭敬地坐下。

“宇儿,你尝尝这茶水。”成豁达又说。

成敬宇呷了口茶水:“幺爸,这重庆沱茶好香。”

成豁达笑道:“这是我茶场的老朋友特地挑选了送我的。”自己也呷了口茶,“这重庆沱茶虽比不上龙井茶,可是也自有它便于包装、色艳味浓的特色。”

成敬宇笑,问道:“幺爸,你现在觉得如何?”

成豁达说:“好多了。呃,你媳妇啷个样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