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1 / 2)

加入书签

蒙了两眼、捆住手脚的东方宝萍被轿帘紧闭的轿子抬了走,她不晓得自己要被抬到何处去,嘴里被塞了布团,说不了话。她还没有乘过这种窄小的吱嘎作响的轿子,难受死了。宽敞高档的轿子,坐在上面是很舒服的。

昨天晚上她被绑架后,被关到一个灯光暗淡的屋子里,有个大腹便便的胖子来看她,对她邪笑、动手动脚。她拼死反抗,骂他不是人,用脚踹他。那胖子依旧邪笑,说,细皮嫩肉,雪白雪白,好一个美人儿。将她搂抱到那屋里惟一的木板床上,伸手解她衣扣。她急了,大声说,你敢动我,我可是美国人!那胖子说,好呀,我就喜欢美国女人。手往她胸脯摸。她躲闪着,急中生智,说了英语,你会因为你的愚蠢行为付出惨痛代价的!她这么说英语,那胖子倒住了手,说,这婆娘还真会说外国话。拍拍两手,对看守说,看好她,等我弄清楚后再说。又邪笑,嗯,等把她弄到那里再干,兴许我还可以收个会说外国话的女人做四房。

那胖子走后,看守也跟了出去,关死了房门。东方宝萍躺在木板床上,泪水下淌,担心自己会有不测,更担心成敬宇的下落,不晓得他有无危险。她不明白这些人绑架他们是为了啥子事情。是为了报仇?可是我没有与哪个人结仇呀?是自己的下属与哪个结了仇?要真是的话,可就连累敬宇了。未必然是敬宇的仇人?……她想了多种情况,均不明就里,昏昏然睡了。

今天早上,看守送来牛奶、面包让她吃。又过了许久,看守来将她的两眼蒙住、手脚捆住、嘴里塞了布团,架出门塞进了这乘窄小的轿子里。她手触轿内,发现是竹椅、竹把,判断是一乘低档次的鸭篷轿。就想到自己这个SM公司的董事长在美国是乘坐小轿车的,在国内至低也是要乘坐宽敞的藤轿的。她看不见一切又说不出话,只好凭了耳朵听。就听见两个轿夫一唱一合的喊叫声。前轿夫喊,两手摸竹。后轿夫应,顿顿吃入(肉)。

东方宝萍多次坐过轿子,晓得这是轿夫起步时报路的行话。还是在读东川书院时,她就收集、整理过轿夫报路的行话,觉得这是很有意思的民间语言。

轿夫起步后,窄小的轿子左右晃动,她手脚被捆住、眼被蒙住、嘴被封住,身子碰撞在轿架上,痛苦至极。苦而思乐,就想到在美国坐过的上乘的福特牌小轿车,漂亮、宽敞、舒适,速度又快。她这样想时,又听见轿夫的喊叫声。

前轿夫喊,抬头望。后轿夫应,搂起上。东方宝萍明白,这是在上坡了。就注意听轿夫喊话,以借此判断去路。天上明晃晃,地下水塘塘。路上遇有水凼了。独木一根,下细小心。过独木桥了。歇令行,要进林。轿子放下了,轿夫要进林子里去解手。又起轿后,走了一段。前轿夫喊,前头一枝花。后轿夫应,那是你的妈。遇见有过路的女人了。东方宝萍欲喊叫,却叫不出声,心里哀叹不已。

之字拐,二面摆。左面靠得紧,右面要抓紧。走拐弯路段了。点心一盘,你吃我给钱。路上有牛屎,有放牛人走过。多谢把路让,大哥好心肠。路窄,两乘轿子对过。天上许多云,地下闹沉沉。迎面来了许多人。东方宝萍喊叫,却喊不出声来。前头有喇叭,不要张识它。听见了狗叫声,到哪个住家户了。连台的陡下,越陡越好下。进屋子下楼了。东方宝萍眼前黑下来,一定是抬她到地下室了。

她的判断没有错,果然是地下室。有人将她架下轿来,那两个轿夫一定是收了钱,连声道谢,出去了。有人解开了她的手脚,取下了蒙在眼睛上的黑布和塞在嘴里的布团,将她塞到椅子上坐下。室内的光线很暗,她看不清那些人的脸。就说:

“你们是些什么人?为啥子要绑架我?”

那些人也不搭话。

又有人进来,打了手电筒。东方宝萍这才隐约看见是一个老女人,她端来了吃食。

那老女人对那些人说:“你们出去吧,这姑奶奶我来侍候。”

那些人就都出去了。

那老女人就打开了电灯,灯光照得东方宝萍好一阵睁不开眼睛。她看清楚了这地下室的陈设,有八仙桌、太师椅、茶几、床铺和带有穿衣镜的柜子。

那老女人对东方宝萍说:“小姐,饿了没得?快趁热吃些豆浆、油条。”

东方宝萍确实饿了,狼吞虎咽吃豆浆、油条。

那老女人同情地看着她。

东方宝萍吃完豆浆、油条,放下碗筷。看那老女人:“请问,你是啥子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