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1 / 2)

加入书签

依城挨江的“临江楼茶馆”里,高朋满座,水气袅袅,烟云弥漫,充满了人间烟火气息,却即将要发生一场并不风雅的争斗。

这开在朝天门附近的茶楼内,悬有一副高手所撰、脍炙人口的对联:“楼外是五百里嘉陵,非道子一支笔画不来;胸中有几千年历史,凭卢仝七碗茶引起也。”上联借唐代名画家吴道子叙嘉陵美景,下联表唐代“茶仙”卢仝的点茶神功。凡来客落座,观联陶然忘机,岂能不品上一碗香茶。茶馆内摆有二十多张茶桌,茶桌不高,斑竹座椅。座椅的坐垫用篾条编成,富有弹性,有扶手和靠背,可以正坐亦可以斜坐,稳定性好,闭目养神不虞摔跌。

雷德诚领了郑水龙、成敬宇和赵嫱走进来,寻了个角落坐下。这位置好,可以一览碧翠的嘉陵江和江上行舟。

早有茶倌过来:“四位来了,请用午茶!”他右手提着锃亮的紫铜长嘴壶,左手五指分开,夹着四只茶碗、茶盖和茶船,只听“丁当”连声,四只茶船便满桌开花,分别就位,而后将装好茶叶的茶碗分别放入茶船,紫铜壶如像赤龙吐水,冲入茶碗,那茶叶花儿就在沸水里翻腾,片刻就茶香四溢,待那四只茶碗一一冲满,桌子上却滴水不漏,茶倌再依次盖上茶盖。全部动作干净利索,真是神乎其技,令人叫绝。

郑水龙盯那走去的茶倌笑道:“绝了!他莫不是湖广会馆那小茶倌的师傅耶。”又问雷德诚,“呃,德诚,你领我们来这‘临江楼茶馆’是啥子意思呢?”

雷德诚一笑,说:“喝茶呀。”给郑水龙和成敬宇散烟、点烟。

待三个人都抽上烟后,雷德诚呷了一口热茶,又一番品味,才说,“我领你们来,是要见袍哥朋友。”

郑水龙:“啥子呃,袍哥朋友?”

雷德诚点首,说:“其实,袍哥里面也有不少能人。我一个朋友,就认识重庆的袍哥头头唐廉江。这个唐廉江是重庆仁字袍哥,巴县蔡家场人氏,他有学识、善言谈、会宣传,26岁时就成为重庆袍哥首领,专事袍哥活动。后来,他还去日本留学,学习蚕桑和理化。”

郑水龙道:“哦,袍哥里也有留学生?”

雷德诚点头,又说:“他还能造黑白炸药,回国后,重庆袍哥对他更为拥戴,逐渐成为重庆袍哥的一尊偶像。他具有‘反清复汉’思想,因而恨洋人、恨洋奴,更恨清朝官吏的媚外无能。1900年,他率领袍哥兄弟打了洋司铎,闹成教案,被巴县衙门通缉,才迫使其逃到日本留学,他主张用袍哥来革命。”

赵嫱撇嘴说:“哼,袍哥也能革命?不可能,袍哥歧视妓女。”

成敬宇问:“此话怎讲?”

赵嫱说:“他们竟然不允许妓女加入袍哥。”

人们都笑。

郑水龙说:“听德诚兄这么说,这个唐廉江也倒还有些中国人的骨气。”

雷德诚点头,又说:“辛亥年十月初二是重庆‘反正’的日子,天刚刚亮,唐廉江就去找我那朋友,说,今天我们到街上去吃饭,顺便看看热闹。10时左右,他二人走出百子巷,从较场口、都邮街到华光楼街口,但见沿途关门闭户,和平日无有二样。唐廉江心情紧张起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