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1 / 2)

加入书签

右边茶桌一伙人里的马二拐高声说:“离城五里先问盐米,邻封码头更清楚这位新参加人跟我们的关系。”

左边茶桌一伙人里的姚长子大声说:“一个老鸹守个滩,自己码头收兄弟是正当的。”

郑水龙锁眉道:“他们在说些啥子啊。”

雷德诚说:“袍哥内部也有为争兄弟加入自己的团伙而发生争执的,他们这是在争新入伙的人。”

右边茶桌的马二拐说:“庙子的猪头是有主的,乱抓来吃只怕会卡喉咙。”

左边茶桌的姚长子说:“大河里的鱼,哪个打到是哪个的运气,说啥子有主无主。”

马二拐跺脚说:“这一不是单刀会,二不是中元会,三不是袍哥团年,又没有开山立堂,在茶房酒肆收兄弟伙,简直把袍哥看得不值钱。”

姚长子舞手说:“一张桌子四个角,说得脱来走得脱,今天不打让手,只怕老婆婆吃腊肉——要撕皮。”

马二拐说:“黄糖饼子白糖糕,各人的码头各人包,这半条街是我们的码头,我看哪个敢撕皮!”

姚长子说:“四季豆不进油盐。我们好言相劝,硬是要大开黄腔。我今天把话叫明,看你们敢不敢收他?”

马二拐说:“今天这拜弟我们收定了,看哪个敢搬石头打天!”

姚长子说:“我们不信哪个是申公豹,脑壳长反骨,今天哪个敢抢红就和他拼了!……”

双方边说边动起手来。一时间,茶馆里大乱。双方用嘴骂,用拳头打,用茶碗砸,用板凳砍,真个是人仰马翻。

郑水龙是个刚烈性子,总愿意拔刀助人,挽手攥拳头,却不知道去帮助哪边为好。

雷德诚就说:“水龙,这一次你就算了,他们这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打自家人,你去帮哪个好。”就要上前去劝架。

“住手!你们都吃饱了呀?”孙承福走进来大喝,他身后跟进来一大帮人,其中还有持枪的军人。

孙承福跃到一张桌子上,说:“都是袍哥兄弟,打哪门子架!那个要入袍哥的兄弟是哪个?出来让兄弟我见识见识。”

就有一个年轻的眼镜男人抖索着出来,说:“是,是我。”

孙承福跃下桌子,走到那年轻的眼镜男人跟前,哈哈笑道:“要入袍哥嘛,好事情,你叫啥子名字?”

那年轻的眼镜男人欲哭无声,被满脸横肉的孙承福吓着了,转身撒腿跑走。

孙承福又是呵哈一阵笑:“一个胆小鬼,这样的人你们也争打不休,算球了,不要他也罢。来来来,今天我孙承福请诸位吃火锅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