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1 / 2)

加入书签

“望龙火锅馆”里,喝五吆六,烟云袅袅。孙承福摆大方讲阔气,请了在“临江楼茶馆”争斗的马二拐和姚长子等兄弟伙在这里海吃狂饮,坐了有二十几桌人。

柜台里,火锅馆老板赵嫱忙碌着,她边查看菜单、督促店里伙计,边恨盯大口吃喝的孙大肚子,眼喷怒火,也为生意的红火而暗喜。她发现,那孙大肚子不时用色迷迷的眼睛向她送秋波。她没理他,端了两盘新鲜的鸭肠朝背静处的郑水龙他们那一桌走去。

在“临江楼茶馆”时,进来那位个子魁伟、黑发赤颜的人,正是雷德诚要等的袍哥朋友邹敬元。邹敬元是个很讲朋友义气的人,听雷德诚说明原委后,立即表示,愿意两肋插刀为德诚拜兄解难。过了一阵,跟踪孙承福的成敬宇回来说,孙大肚子一行人去了“望龙火锅馆”。赵嫱就说,他也敢去老娘开的火锅馆,我倒要叫他难看。他们一行五人出了“临江楼茶馆”后,就一同来到了赵嫱这火锅馆里。大家都饿了,便坐到一张背静的火锅桌前。赵嫱立即张罗端来了红汤火锅,上了油碟、毛肚、黄喉、鳝鱼、血旺、藕片等菜肴和白酒,说是今天她请客。人们就边吃喝边商讨着搭救水妹的事情。

赵嫱端了鸭肠过来放下,郑水龙就叫她也坐下吃。赵嫱也饿了,又想听邹敬元讲如何帮忙搭救水妹的事情,自然就也坐了下来。

邹敬元呷口酒,嚼毛肚咽下,继续说:“……袍哥讲究孝、悌、忠、信、礼、义、廉、耻等‘五伦八德’,首要是一个‘义’字。嗨上几排的袍哥,讲究疏财仗义、救困扶贫,兄弟伙经济困难时,予以资助。兄弟伙遇祸滚案或跑滩避祸时,出钱出力掩护营救。兄弟伙发生纠纷时,出面调停。特别是,拜兄有了急难,须顶头乘祸、滚案受刑、赴汤蹈火。德诚拜兄,你尽管说,要我做啥子,我邹敬元决不拉稀摆带、喊黄掉底。”

雷德诚感激不已,喝口酒,说:“德诚我谢谢你了,我们现今只是怀疑是孙承福干的,可是还没得把柄,不晓得从何下手为好?”

成敬宇说:“我看十有八九就是他龟儿子干的!”

郑水龙握拳击掌,想说,先把孙大肚子那龟儿引出去,捶他一顿,逼了他招供。又觉不妥,人家邹敬元和孙承福都是袍哥,要教训他也总得找好理由。就说:“敬元兄,听德诚讲说,我郑水龙十分佩服你的人品。就我和敬宇来讲,是很有理由现在就去捶他孙大肚子一顿的,他根本就是个坏人。只是,现在我们重要的是搭救东方宝萍,首要的是要搞清楚是不是他绑架了水妹,还望见多识广的你多出些主意。你不晓得,人家东方宝萍现今是美国人。”

邹敬元吃了一惊:“啥子呃,她是美国人?要说嘛,我邹敬元是不怕欺负中国人的外国人的,可是,东方宝萍是你们的朋友,是哪个吃了豹子胆的,竟然敢向她下毒手!”谋思说,“这样,我与孙大肚子有过一面之交,我先过去和他说话,设法打探一下。”起身朝中间那张火锅桌走去。

中间那张火锅桌的首席位上坐着孙承福,他吃面条般将一夹鸭肠塞进嘴里。

邹敬元走过来,拱手道:“承福老弟,发财了啊,摆恁么大的桌席。”

孙承福愣看邹敬元:“你是?……”

“鄙人姓邹名敬元。”邹敬元笑说,“你真是贵人多忘事啊,我们在‘聚珍园’的酒席桌上有过蒙面之交呢。”

孙承福想起来,哈哈笑道:“啊,原来是鼎鼎有名的敬元兄,久仰、久仰!快,请坐,请坐!”

挨孙承福身边坐的马二拐赶紧让座,邹敬元也不客气,入座。

孙承福说:“小弟我失礼了,自罚一杯酒。”仰首喝下一杯白酒,“真不想敬元兄正好也在这里吃火锅,来,请酒,请菜!”

店里伙计过来为他二人斟满酒,他二人举杯相碰,都一口饮尽。

邹敬元吃了块鳝鱼,说:“味道不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