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1 / 2)

加入书签

郑水龙、成敬宇不想走,水龙欲过去帮忙。

赵嫱说:“你们还不快走,那孙大肚子认得你们,想去挨打呀!”推了他俩出门去。

邹敬元也是个不怕祸事的人,见孙承福不讲道理,生气了,伸手要去抓孙承福的胸襟,被赶过来的雷德诚止住。

雷德诚对孙承福说:“我这个兄弟喝多了,你我都是袍哥弟兄,还望你海涵,打个让手,我们后会有期。”拉了邹敬元匆匆出门去。

雷德诚拉了邹敬元出门来,招呼郑水龙、成敬宇快走。路上,邹敬元把东方宝萍确实是被孙承福绑架的事情说了。

四个人到附近一个茶楼的二楼坐下,从这里可以看见对面的“望龙火锅馆”。

邹敬元喝口茶,气愤地说:“我袍哥内部的纪律是很严的,违犯香规纪律的,轻则‘挂黑牌’、‘打红杠’、‘搁袍哥’,也就是开除。重者要‘吹灯’,就是挖眼睛,或者是‘砍桠枝’,就是要宰手脚。更为严重的是‘三刀六个眼’,自己安刀自己剽,自己挖坑自己跳,当场自杀。他龟儿子孙承福干这种事情至低也要受‘吹灯’之罚的。老子要去告他,挖了他那两只淫眼!”

雷德诚点头,又分析说:“不过,孙大肚子不是一般的袍哥,他既是商人,又有警察亲戚,更为恼火的是,他有军阀背景。据我所知,他不仅有一帮军阀里的军长、师长、旅长酒肉朋友,还与这些人挂钩有密切的经济利益,尤其是大烟生意利益。那些军阀在他那儿挂有干股的。袍哥能够理抹他,可军阀却是要保护他。”

郑水龙说:“他有军阀保护,我们就告到孙中山领导的军政府去!”

成敬宇说:“对,孙先生是不会保护像孙大肚子这样的坏蛋的。”

雷德诚摇头,说:“现今是军阀混战啊。从前年起,川、滇、黔军又混战于蜀。孙中山提出‘拥护约法,恢复国会’的护法战争失败后,孙先生就避居上海,十分苦闷,其革命之心仍然不灭。本来,有杨庶堪坐镇重庆,占了地利人和之势,孙中山又看到了一线希望,燃起了在重庆再建民国的热情,还想把国会迁往重庆。”

郑水龙说:“对头,我也听说过这事情。”

雷德诚接着说:“当时,非常国会参议长林森、众议院议长吴景濂和议员等70余人抵达重庆,准备召开国会的。可是,风云突变,熊克武又卷土重来,与刘湘联盟攻克合州,进逼重庆。杨庶堪只好通电辞职,离渝去沪。熊克武到重庆又设立了四川督军公署。孙先生企图在重庆挽救护法军政府的努力失败了。想想看,我们到何处找孙中山的军政府告他孙大肚子?……”

这时候,“望龙火锅馆”里,孙承福也在和兄弟伙们商讨对策。马二拐对孙承福说,他去去就来,急匆匆走出火锅馆去。

孙承福晓得,邹敬元也是个不好惹的角色。而且,姚长子提醒他,邹敬元的有句话得要认真对待。邹敬元说,那东方宝萍持有美国护照,她受美国法律保护,你孙承福要是侮辱、虐待了她,会吃不了兜起走的。孙承福是吃过洋人的亏的。前不久,他见黄金有利可图,就在都邮街开设了一家银楼,不料想,土地菩萨遇了财神爷,刚开张的那一天,他那银楼对面就有一家美国人开的银楼也开业。他就想,大路朝天,各人半边,你做你的我做我的,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他把当军阀时掠得的黄金压低了价格卖,那对面的美国老板自然不高兴,说他不讲究商业经济规则,他就和那高鼻子洋人论理。结果,那洋人告到官府,官府就来查办,说他申办手续不全、经营秩序紊乱,责令他即刻关门,还罚了巨款。他去找过那些军长、师长、旅长们求助,可是,那些军长、师长、旅长们对付国人那趾高气扬劲没有了,反而劝他重敲锣鼓另开张。他只好自认倒霉,又气恨洋人又惧怕洋人。可是,到手的这个东方宝萍太吸引人了,他孙承福是决心无论如何要把她弄到手的。姚长子见掌旗大爷如此喜欢这个女人,就又说,其实也不怕,她也是重庆人,现今充其量也只是个美籍华人,悄悄把她干了又何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