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1 / 1)

加入书签

孙承福那修建在通远门外老远乡坝里的房子,此时里张灯结彩,车马临门。大门两边的石狮子上面,挂了两个写有“喜”字的红灯笼。

喜堂内熙熙攘攘、高朋满座,孙承福那些军长师长旅长朋友、警察署的亲戚、商界的生意伙伴、袍哥里的马二拐和姚长子等人都来了。用孙承福的话说,这是正儿八经的娶四房的婚礼。惟遗憾的是那个洋袍哥米勒说是有急事情下涪州去,没有来。孙承福是很希望米勒能够来的,遇到不好办的事情时,也好帮忙出出主意。

在“望龙火锅馆”那天,精灵的马二拐去请了洋人袍哥米勒前来。马二拐听孙承福说,那个东方宝萍是个美籍华人,害怕弄了那女人会翻船。就想到了和他有生意往来的洋人米勒,遂请了他来出谋划策。

早在民国初年,重庆就有了洋人袍哥,那米勒就是其中一个。外商洋行在重庆为了推销洋货,就经常与袍哥联系,进行交易。有的洋人就经过翻译等人介绍也加入了袍哥。美国商人米勒是在巴县参加袍哥的,嗨五爷,后来在重庆又被提拔为大爷。他能够讲一口流利的中国话,娶了一个重庆妹崽做老婆,很熟悉重庆的生活方式、了解本地的风土人情。他经常在成都、内江、合州、重庆、涪州一带推销洋货。每到一个地处,均出公片拜码头,称兄道弟,请客送礼,很是善于交际应酬,得到各地不少袍哥的支持,使得洋货畅销,获利颇丰。

米勒到“望龙火锅馆”问明情况后,就劝说孙承福不要惹这个祸事。可是,孙承福鬼迷心窍,非得到东方宝萍不可。米勒谋思一阵,说,美国人可以娶中国人,那么,中国人也是可以娶美国人的,况且,东方宝萍是美籍华人,生活习惯也能够适应。只是,你现在不能非礼她,要依法度明媒正娶,不得强迫对方。只有这样,用你们重庆人的话说,才叫做说得脱走得脱。正一筹莫展的孙承福听后大喜,心想,对头,我就明媒正娶。

这之后,孙承福就积极筹划起娶四房的婚礼来。他把东方宝萍请出了那地下室,让她住在了明亮、阔气的房间里,每日里好酒好菜好点心好水果款待,只是,派有人把守,生怕到手的鸟儿飞了。孙承福谋划着,这明媒就得要有媒婆,左思右想,想到自家屋里的那个老妈子。东方宝萍的生活起居都是那老妈子侍候的,他发现东方宝萍听老妈子的话,不禁大喜。就对老妈子说了,老妈子开先不干,孙承福就抹下脸来,老妈子只好应承。可是,老妈子去对东方宝萍说了后,她誓死不同意。孙承福着急起来,找了马二拐来商量,马二拐就出注意说,给她吃蒙汗药,让她稀里糊涂在婚约上杵上手指拇印。这一招还灵,他终于拿到了那杵了东方宝萍手指拇印的一式两份婚约,接下来自然就是今日的正儿八经的娶四房的婚礼了。

马二拐对孙承福说,这桩婚事非同一般,你硬是要正儿八经格按照本地的“六礼”程序进行,要“问名、纳彩、纳吉、纳征、请期、亲迎”。孙承福觉得麻烦,又觉得此婚礼正规些也好,可以少些将来的麻烦。

首先是要问名,就是在男女长成后,由家长托人寻门当户对者,或自有意中人则征求家长同意。孙承福取了后者,把自己有意中人东方宝萍的事情对在渝的自家一位远房表舅说了,得过他施舍的表舅自然同意。纳彩,又称过庚、谢允,男方请媒人携礼至女家说亲并过庚,也就是了解男女双方的生辰。孙承福就请了那老妈子携礼去向东方宝萍说亲并过庚。因为老妈子在与东方宝萍的摆谈中已经晓得东方宝萍早没了亲人,也对孙承福说了,又因为她是美国人,那米勒说过,美国人对婚姻是可以自己做主的,故而,只要征得她本人同意即可。只是这之后的几项程序里,有的部分有强迫之嫌。老妈子是问得过东方宝萍生辰的,也对东方宝萍说了他孙承福的生辰,他比她长3岁。而东方宝萍是在喝了老妈子给她的被马二拐偷偷放了蒙汗药的鸡汤昏睡后,被马二拐强行按了手印的。孙承福认为,问过双方生辰,又有字约为证,还是合法。纳吉,也即纳征或插定,就是送礼、交换庚书,庚书相当于婚约。孙承福就将那一式两份婚约自己留下一份,放在了昏睡的东方宝萍身上一份。请期,又称报期。即确定婚礼日期,告之女方。这事情不能不办,孙承福再急也还是竭力忍耐,待东方宝萍苏醒,在老妈子侍候下,她的身体和情绪都好些时,他还是厚起脸皮去对东方宝萍说了婚期,自然是东方宝萍断然反对,而孙承福并不发怒,笑了满脸走开。总算是告之了女方婚期,这程序是办了的。亲迎,也即接亲,这是关键的一道程序。按本地民俗,届时,男方备彩轿,亲往迎娶女方,女至男家,先拜天地、父母,夫妻对拜,入洞房行合卺礼,卺,是酒器,就是夫妻喝交杯酒。这“六礼”完成之后,也还有其他程序,譬如,婚礼当夜设酒席大宴宾客,由新娘挨个敬酒,是为“闹房”。三日后,还要拜祖宗,是为“庙见”。还要新郎、新娘相偕至女家,参拜祖宗及其男女长辈,饭后即归,是为“回门”。至此,则婚礼成。

孙承福现在忙的是“亲迎”这道关键程序,接下来自然是要“闹房”,那“回门”的事情呢,待生米煮成熟饭后再说。况且,她东方宝萍已经没有了亲人,这程序可免去。

这阵子,孙承福穿了崭新的长袍马褂,斜佩了红绸大红花,立在大门前亲迎。他身边站着七老八十的表舅爷和其他人等。片刻,鼓乐唢呐声响起,一乘花轿摇晃着走来。马二拐、姚长子等人护在花轿左右,老妈子也穿着一新,跟在花轿旁边。又是马二拐想的点子,让东方宝萍吃了蒙汗药,这次的药量要少一些,让人呈半睡半醒状。由老妈子给她梳妆打扮,换了上好绫罗绸缎的婚礼服装,戴了婚礼头饰,偷偷架出屋子,背到约莫一里路之外的花轿里。再由轿夫抬了花轿过来。花轿抬到大门口前,歇轿,老妈子掀开轿帘,扶了半睡半醒的东方宝萍出来,孙承福就赶紧迎上前去,抱了新娘进门。鼓乐声大起,鞭炮齐鸣,嬉笑声喊叫声四起,真个是喜事临门,热闹异常。

在喜堂里拜堂,东方宝萍一直由老妈子搀扶着,先是拜了天地,再拜双亲,就只拜了孙承福的表舅,而后是夫妻对拜。夫妻对拜时,由老妈子扶着东方宝萍后腰,孙承福拉扶着东方宝萍双手腕儿拜。接着,人们簇拥着两位新人入洞房,又由老妈子扶了东方宝萍与孙承福行合卺礼。而后,人们就去吃筵席。孙承福和老妈子扶东方宝萍躺到了喜床上,孙承福千叮万嘱老妈子要好生侍候,各自出去向宾客请酒。

孙承福挨桌子敬酒,喝得酩酊大醉。

人们散去后,已是深夜,孙承福在马二拐、姚长子的搀扶下回到洞房门口。

酒醉心明白的孙承福推了马二拐和姚长子走,说:“马二拐,姚长子,没,没得你们的事,事情了。走,走吧……”左脚靠右脚进洞房去。

马二拐、姚长子挤眉笑,回身走了。

孙承福喊:“老,老妈子,你,你出去,我,我要和我那心上人睡觉了。……”

屋里没得回应。

孙承福歪歪倒倒走到喜床前,急不可耐、饿虎叼羊般朝喜床上的东方宝萍扑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