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1 / 2)

加入书签

重庆开埠后,太平门就被辟为了通商口岸,外国商船停泊于此,门内的白象街一带洋行林立。太平门成为了繁华的客货水运码头。

太平门水码头的繁华也带来了不太平。民国13年11月19日这天,郑水龙驾驶“峡江轮”从五通桥载货物顺流而下,直抵重庆太平门水码头卸货。轮船缓缓向一个船坞靠拢过去,郑水龙的心也扑扑跳,他就要见到自己的心上人水妹了。

两年前的那天晚上,孙承福强迫和水妹结婚,水妹险些儿就被孙承福霸占了。就在孙承福与那些军长师长旅长朋友、警察署的亲戚、商界的生意伙伴、袍哥里的马二拐和姚长子等人举杯长饮之时,并不晓得他那新房的窗户会被推开,跃进来一个蒙面人。那人用手捂住惊慌得欲喊叫的老妈子的嘴,又用毛巾塞到她嘴里,将她捆了,绑到床栏边。而后,抱起半睡半醒的水妹,越窗而出,消失在夜幕之中。

这蒙面人不是别人,是郑水龙。是雷德诚告之了他水妹那日结婚的坏消息的。雷德诚是从邹敬元那里得知这消息的。而邹敬元呢,则是从那洋袍哥米勒口中得到这消息的。

邹敬元也认识米勒。在那次与孙承福交涉未果的情况下,他就想到了米勒,想找他商量搭救水妹之法。米勒听邹敬元说了详情后,觉得事态严重,不可小视。正好他收到了孙承福请他当日参加婚礼的请柬,就谋思权衡利弊一番。米勒觉得与他也有生意往来、在袍哥里也有威望的邹敬元托的事情亦不可懈怠,却又不想得罪孙承福,就把那张请柬给邹敬元看。邹敬元就抄下了请柬上面写的婚期和地址,及时交给了雷德诚,雷德诚自然又及时交给了郑水龙。雷德诚说,找成敬宇、赵嫱一起商量,谋思搭救水妹的办法。

心急如焚的水龙哪里还顾得上商量,待雷德诚去叫成敬宇和赵嫱时,早拔腿独自前往营救了。他怀揣了那把留了下来的魏德北私贩的盒子炮,找兄弟伙借来匹枣红快马,策马急驰,奔孙承福那修建在通远门外老远乡坝里的房子而去。

郑水龙赶到时已是星夜。他怒眼圆瞪,咬得嘴唇出血,心想,孙承福,你龟儿子要霸占我水妹,我郑水龙一枪崩了你!当他看见孙承福那张灯结彩的房子时,飞身下马,将那马拴在一棵黄桷树的树干上,而后,轻步走过去。那喜堂的窗户开着,传出来吆五喝六划拳的喊叫声:

“福星高照六六六!”

“孙大爷你今晚要入洞!”

“两人一搂变成三吆!”

“哈哈哈,孙大爷,你输了,喝酒,喝酒!”

“喝,我喝!酒个嘛,水个嘛!……”

郑水龙透过窗户看见了仇人孙承福,他满脸酒红,正仰颈子喝下满杯白酒。郑水龙四下里搜寻水妹,却不见踪影,心里好痛好急。他顺了屋墙走,心想,水妹也许在喜房里。他走到了一扇贴有“喜”字和窗花的窗户前,用食指粘了口水,将那窗户纸浸开一个洞,看见了屋内。屋灯下,他看见穿婚服的水妹躺卧在喜床上,旁边有个老妈子在打瞌睡。就又用手指在靠窗扣处又浸开一个洞,伸手指打开窗户扣,推开窗户,飞身跃了进去……

郑水龙救出水妹后,搂抱她到那枣红马跟前,将她轻放到马背上。水龙正欲上马,不想水妹已经清醒过来。

水妹借夜色看见是个蒙面人,以为是土匪,惊叫:“救命啊,救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