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1 / 2)

加入书签

“峡江轮”靠拢了太平门水码头的那个船坞,水龙让大副指挥卸货,自己大步流星下船去。他渴望能够早些见到水妹,这一路上他确实耐不住了,一定要向水妹掏心窝说明白,他郑水龙是一时一刻也离不开她了,他一定要尽快娶她为妻。他俩再一同回到水上,命中注定,他俩这对水上夫妻是会白头偕老的!

郑水龙一步两梯登太平门水码头的石梯,就听见身后吵嚷起来,回首看,停靠着日商“德阳丸”轮船的那个船坞上打斗起来。他是个见路不平就要拔刀相助的人,就回身向那船坞走去。刚到那船坞上,就看见日商“德阳丸”的船长石川熊藏、大副北神林造和一伙水手把6个中国人团团围住,推来搡去。水龙是晓得“德阳丸”的船长石川熊藏和大副北神林造的,他们都是这川江上的竞争对手。水龙打问了身边人得知,原来那6个中国人是重庆军警团督察处的探员,在“德阳丸”轮船上查获了运载的假银圆,惹恼了那日本船长,双方争执起来。水龙啐了一口,妈耶,龟儿子小日本,做生意不老实!拳头攥得咕咕响。正在此时,那帮日本人竟然撒起野来,将那6个探员推入滔滔大江之中。水龙两目喷火,呀地大叫,推开众人,上前去照那日本船长狠狠一拳,而后便脱衣跃入江中。郑水龙在江水里如龙腾鱼跃,很快救起一个探员来。水龙又跃入大江,一番搜寻,又救起了另一个探员。而后,他再次跃入江中。这时候,已经有几个中国水手也跃进江水里。人们四处搜寻。那长江水流湍急,另外那四个探员早不见了踪影。水龙悲愤地返身回到船坞上,攥住日本船长石川熊藏胸襟,大声喊叫:

“小日本鬼子,你竟然胆敢在我中华大江行凶,我郑水龙剥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

日本人的恶劣行径和郑水龙的正义行动引起了周围中国人的愤怒和赞叹,都拥上来,对日本人齐声喊打:

“打,打死他龟儿子!”

“以命偿命!……”

这时候,岸上守卫的中国士兵上船坞来了,把那日本船长石川熊藏和大副北神林造捆绑了押走。水龙咬牙切齿,哼,看你小日本凶,终没得好下场,杀人者必得偿命!

郑水龙沿石梯走上去后,又回望一泻千里的滔滔长江,心里越发愤慨,我那四个中国兄弟就此长眠大江了。他渴盼着早日得知枪毙那两个日本坏蛋的消息。

郑水龙怀着满腔愤怒,怀着尽快见到水妹的渴盼心情来到“望龙火锅馆”。他刚进门,赵嫱就迎了上来。

赵嫱说:“我说嘛,我没有听错。你踩上太平门水码头那石梯,我就听见你那重重的脚步声了,咋个恁么久才来。”

水龙笑说:“你那耳朵就有那么尖,那么远你就听见我的脚步声了?”

赵嫱也笑说:“这叫做心灵感应噻。”

水龙问:“啥子呃,啥子感应?”

“心灵感应,你假装不懂嘛。”赵嫱就伸手拧水龙耳朵,说,“我天天都掐指头算,你今天应该回来了。”

水龙边走边四下里看,说:“水妹呢?”

赵嫱就心里发酸,说:“你就只记得你那水妹。”

“嘿,看你,又说醋酸话,人家有病噻。”

“对头,她有病,现在正在里屋床上养病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