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1 / 2)

加入书签

这个阳春三月之夜,龙王庙“新川大旅馆”的华贵烟房里来了两位客人。一位是彬彬有礼的军长沈德铭,一位是毕恭毕敬的老板成敬宇。自然是成敬宇恭请沈德铭。他俩刚刚在“聚珍园”吃了高级筵席,那沈德铭还在打饱嗝。

烟房的陈设富丽堂皇,是个单间,正好可供私人谈心。屋里有两张可供斜躺的沙发床,沙发床上冬天用的棉被、皮褥和屋里的火盆、烘柜刚被撤去,现在天气渐热,摆放了凉枕和凉席。旅馆老板恭送成敬宇和沈德铭进烟房来时,身后跟着两个露臂亮腿的妙龄女郎,端得有茶水和烟具。沈德铭盯那两个妙龄女郎笑笑,解开了军衣领口,显得疲惫地打哈欠,两腿一屈,斜躺到沙发床上。成敬宇则是谦恭地抚膝而坐。那两个妙龄女郎就泡茶水、摆烟具忙碌。旅馆老板说了番恭维话各自要出门,沈德铭叫他莫走,就跟他摆谈起来。

说的是重庆大烟的事情。

“重庆的大烟客多么,跟重庆本地就种植鸦片有关。”旅馆老板回答,“同治、光绪年间吧,重庆就普遍种植鸦片了。光绪末年,清廷下令禁烟,收到些成效。到1917年吧,就是护法战争以后,防区制盛行起来了。……长官,我说了你莫生气啊。”

“你说,尽管说。”沈德铭道,“我不生气,哪有那么多气生啊。”

旅馆老板笑笑,说:“长官,你是晓得的,这军阀分防割据,各自为政,那鸦片的种植、销售、吸食就又弥漫全城啰。”

沈德铭叹曰:“倒是,你看这大街小巷,硬是烟馆林立。”锁眉头,“那些黄皮寡瘦的烟民吧,一个个硬是颠倒了阴阳呢。”

旅馆老板点头:“是呃,他们昼伏夜出,最早起床也是10时以后,有的要到午后一二时才懒洋洋起来。”

“10时以后烟馆你们就开门了嘛。”沈德铭说。

旅馆老板笑道:“要说生意嘛,还是傍晚以后才会好起来。”

“那是,到了晚黑,就是烟灯点点、济济一室、灯火辉煌啰。”沈德铭说,“现今就有‘十室之邑,必有烟馆’、‘三人同行,必有瘾者’的说法嘛。”

旅馆老板道:“是呃。就只是这烟馆多了竞争也凶呢,钱是不好赚啊。”

他二人这么你一言我一语地说,成敬宇心里就着急了,生怕耽误了他的正事。

“你们这些个烟馆老板也鬼精灵,想方设法勾引烟民。”沈德铭笑道,“烟馆的名字也怪,啥子‘雅室’、‘蓬莱’、‘厚味村’、‘洁雪’、‘北园’、‘大来’、‘三层楼’等等。”

旅馆老板嘿嘿笑:“附庸风雅嘛。我们这不是烟馆,是旅馆。”

沈德铭盯他,说:“是呀,你们这些旅馆见有利可图,也不务正业开设烟房了呢,还不少呃。我就晓得,那重庆商会附近的“嘉陵大旅馆”、“沙利文旅馆”,还有磁器街的“东南大旅馆”,就都开有烟房嘛,是不是?”

旅馆老板笑:“长官没说错。大家都开呢,我们‘新川大旅馆’也就开了。实话跟你说,我们这烟房是烟商开的,格外讲究,到这里来吸烟的多数都是政要、军人和富商。”

沈德铭就环视屋内,点头。

旅馆老板说:“啊,你们吸完烟后,还可以去公园路上的‘其春高级浴室’洗澡,那里也设得有单独的吸烟房间,浴罢还可以再吸几口。”

沈德铭笑:“你还会揽生意呢,你在那里投了股的吧?”

旅馆老板尴尬地笑,似点头似摇头。

沈德铭没有追问,笑说:“我还听说有一种篼篼烟馆呢。”

旅馆老板说:“有,有的。那烟贩子把烟具和鸦片膏装在竹篼里,提了走街串巷,挨户推销。他们嘛,多是在客栈、赌场、茶馆、码头向那些进不起烟馆玩格的瘾客和下力人兜售烟膏。价格低廉、不收小费、送货上门。”

沈德铭呵呵笑:“这些人你们也不能小视,亦是你们的竞争对手呢。”

旅馆老板连连点头:“那是,那是。……”

进来一个伙计,对旅馆老板耳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