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1 / 2)

加入书签

乱世经商就得要有乱世经商之法,成天与金钱打交道、闯荡于江湖、沉浮于商场的成敬宇越来越明白了一个道理:经商是得要有智慧的,或者说,是得要狡猾的,无商不奸,无奸不商嘛。沈德铭军长对他说过一句玩笑话,你们商人嘛,就是要非利不动,惟利是图。是啊,而今这大利就摆在眼前,有大利未必然还不去图么?此时里,他更觉得自己的决策是对的,觉得沈军长的玩笑话是现实而有道理的。他感到,他这一生里做的许多事情,多半是在长辈安排下做的,或者是朋友、股东商议定的,这些事情有的失败了,有的艰难万分也是在失败之边沿。现在,这已经使不少人发了大财的烟生意就由自己做主来干吧!他没有把银行的钱投资给那些大烟商,却看准了军人。他想到了贺龙部下敢于查获日本“宜阳丸”号轮船走私的军火,想到孙承福目空一切,敢于焚烧“福生缫丝厂”、绑架自己,甚至敢于对已经是美籍华人的水妹下手,不都是因为是军人或者曾经是军人、有军人做靠山么。有的军人敢于与列强抗争,有的军人敢于残害自己的同胞,就因为手里有枪啊。自己为啥子就不可以找一个可以信赖的军人来合伙做烟生意呢?他笑了,为自己的这一决策而振奋。他发现,时常来他银行存款的沈德铭军长为人不错,事事很讲礼信,说话又和蔼可亲,没有孙承福的那种痞子气和霸道气。

有一次,沈军长要从“福生财银行”取走一大笔钱,而成敬宇那时资金正吃紧,好为难。他壮起胆子对沈军长说了,沈军长就笑笑,说,按说呢,银行是盛钱之处,不过,也都会有困难的时候,我沈某改日再来取就是。成敬宇好是感激,硬要请沈德铭军长吃饭。沈德铭却说,他事情多,改日再聚。走出门了,沈军长又回身来,说,成老板,我是个外行,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他说,愿洗耳恭听。沈军长说,你守着座金山,应该好生利用才是。你应该看准了目标就大胆、尽快去投资,让钱再去赚钱。说完,匆匆走了。在成敬宇终于决定做烟生意后,自然就想到了沈德铭军长。他觉得此人可以信赖,可以依靠他做靠山,不仅是烟生意,今后的很多事情都可以依靠他相助。今天,他请沈德铭就是要与其合伙做烟生意,至于沈德铭的股份,可以为他设干股。条件嘛:一是沈德铭要给他以保护;二是沈德铭要努力做些大烟的购、运、销等诸事情。

成敬宇已经了解过了,现今四川和重庆的不少银行、钱庄本身就是军人开设的。如,重庆银行是潘文华的,建设银行是唐式遵的,通惠银行是邓锡侯的,济康银行是刘文辉的,大川银行是杨森、王缵绪的,商业银行是黄庆云的,益民钱庄是罗君彤的。这些银行不经营烟的很少。

成敬宇时常安排客户来这“新川大旅馆”住宿,跟旅馆老板熟了,从他那里了解到不少大烟行情。

“因为陆路交通不便,四川、重庆所产的烟土,大部分得运到外省去销售,多数是通过水路运出去的。”旅馆老板对他说,“这川西生产的烟嘛,不如我们川东生产的多。产量最多的要数涪州、丰都、宣汉、古蔺等地,尤其是涪州的产量可观,年产9万担,其次是丰都年产8万担、宣汉年产7万担、古蔺年产5万担。”

“这么多烟土呀,啷个销售啊!”成敬宇打问。

“三分之一内销,其余的通过水路运到宜昌、沙市、汉口,再销往全国。”旅馆老板说。

成敬宇暗喜,多数从水路销售,自然就想到水龙来,他要是肯帮忙运送大烟就好了。又暗叹,他这个死心眼的把弟啊,在这件事情上怕是会油盐不进的。

“我们川东的烟质比川西的好,以宣汉的烟质最美,称为‘南土’,可以跟云南产的‘南土’相比。”旅馆老板说。

“烟土是好,可这运烟的事情怕不好办呢。”成敬宇担心说。

“运烟呢,多半离不开军队。现今地方不靖,土匪众多,商人运烟必须得请军队护送,等于就是军队运烟。”旅馆老板说。

“军队运烟?”

“对。军队运烟不是为了赚运费,而是在于逃免税收,赚取商人应完的税款。说明白了,就是走私。唉,这烟税重啊,特别是外销税。”

“税收倒是一笔不小的款项。”

“税收里头的名堂多!重庆嘛,对外交通主要是长江水路,那国民政府在宜昌就设有特税处,专门收取四川、重庆出口的烟税。其烟税率是每担1200至2000元。通过军队走私,如果每次运出100担,税率轻时,可赚得12万元,重时则可赚得20万元。”

“啊,就是说,运烟越多获利越大!”

“是呃。你商人呢,如果是自己运烟,假如本该向宜昌特税处完税1000元,而由军队包运呢,则只要500元,商人当然也就乐而为之了。所以说,军队走私运烟是很划算的。不过呢,又必须得要持有军长、师长的护照,还得要打通各个关节,宜昌特税处才会免检。特税处的人呢,自然要跟军队合伙分一点儿私包袱。”

“要军长、师长的护照,这就麻烦了。”

“是麻烦,也不麻烦。我跟你说,那些军长、师长的,不少都在宜昌、沙市、汉口设得有办事处。这些所谓办事处嘛,有的就是运烟机关。从四川、重庆往来于那些办事处的人络绎不绝,所办何事,不问可知,那些个军官富得流油,个中原因可晓。”

摸得这些底细之后,成敬宇就过细地算账,给人投资做烟生意划算,自己做烟生意找军队走私更划算,而直接与军人合伙做烟生意不仅划算而且安全。因此,他选择了后者。

在与沈德铭的吞云吐雾中,成敬宇支开了那两个妙龄女郎,把自己的想法、双方可获得的利益对沈德铭说了,沈德铭一直没有说话,不住地吸烟,偶尔动动脑袋,似点头又似摇头。蓦然,沈德铭放下烟枪,坐起身来,倒竖眉头,严肃了脸,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