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1 / 2)

加入书签

七月间的太阳很具热力,把“峡江轮”的船甲板、船栏烤得飞烫,驾驶舱内就如同热蒸笼一般。领航轮船上行的郑水龙浑身汗透,不住抹去脸上的汗水。

“呜——”前方响起轮船汽笛声。

郑水龙看见一艘轮船顺流而下迎面驶来。

“呜——”水龙拉响汽笛回应。他指挥减慢船速,向右打舵礼让,而那下行轮船却肆无忌惮地迎着“峡江轮”驶来。“呜,呜呜!——”水龙拉响汽笛提醒对方。而迎面来那轮船依旧迎着“峡江轮”驶来。水龙看清楚了,那是日商的“德阳丸”轮船。不禁怒从心起,狗日的小日本,去年秋天,这“德阳丸”轮船的船长等人将重庆军警团督察处的6名探员推入江中,至今那4个人生死不明。上个月,日本人和英国人又在上海造成了“五卅惨案”。真是太嚣张了!

郑水龙生就天不怕地不怕,朝舵手比手势,怒喊:“左打,左打!”来嘛,看哪个撞得赢,大不了同归于尽。

这时候,大副关明灿走进来,喝叫:“船长,快,右舵!”

水龙没有理会,他此时里全身憋满怒火。

被炙热的太阳烤得发黄的大江流水一泻千里,翻腾起金波红浪。一上一下的两艘轮船各不相让,眼看就要相撞。

关明灿两眼睁圆,吼道:“水龙,你疯了,这是‘峡江轮’,是我中国人的轮船!”

大副的这一声吼叫,使水龙清醒过来。是啊,这轮船虽说是我郑水龙一手经营起来的,可它却是我国人自己的轮船!这么想时,他立即指挥右打舵,而那日商轮船却早已经调开船头让开了水路,“呜——”还发出了惊恐的哀鸣。

两船相距好近,挨船舷而过。

关明灿惊出一身冷汗,火暴地照郑水龙背上狠击一掌:“你也太鲁莽太张狂了,你想拿我国轮去拼?拿这两艘轮船上的乘客去拼?你想做这长江上的千古罪人?……”

水龙没有说话,他晓得自己错了。在他的印象里,大副从来都是百般听他招呼的,从来也没有指责过他。此刻里,他觉得关明灿指责得对。他确实是太气恨那日本商船了,他气恨得昏了脑壳。

待关明灿呵骂完了,水龙才抓耳挠腮,说:“好悬。哼,你小日本敢跟我郑水龙拼!”又连忙对大副笑道,“大副,你骂得对,我确实是错了,嘿,也还是解了口心头之恨,出了口恶气。那日本鬼子还是怕了,向我中国人让路了。”

关明灿这才松了面皮,说:“你这样硬拼是不行的,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你雄得起,可是政府雄得起吗?”

水龙苦苦一笑,说:“那些东洋、西洋轮也太欺负我国轮了。”

关明灿说:“倒是。”长长叹气,“我中国啊,啥子时候能够强盛起来,那样的话,那些洋鬼子就不敢欺负我们了。”

水龙说:“晓得呢?按说呢,我中国地大物博、资源丰富、人口众多,人们一个个又不笨。大副,你说说,啷个就让外国人随便打整?”

关明灿说:“中国现在缺的就是人心齐,人心齐泰山移嘛。人心齐了,就可使国家富强。说我们川江吧,倘如我们有大吨位、多数量的国轮,有足够强大的船运系统,倘若联合起来,未必然还怕他外国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