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1 / 1)

加入书签

东方宝萍愤然不已,一怒之下去纽约找到了成豁发说理。成豁发越是发福了,他一直在寻找东方宝萍,他为自己伤害了儿子的情人而愧疚万分。对于夺走他心上人伤害了他的弟弟成豁达他至今耿耿于怀,他是体会得到被人伤害的痛苦滋味的。他想,也许时间可以冲淡东方宝萍心中的愤怒,他要千方百计寻找到东方宝萍,了解她现今的情况,给她以帮助。现在,东方宝萍到他的办公室里来了,怒目圆瞪、胸脯起落站在他跟前。当他听完她的愤怒陈述后,两目喷火,二话没说,叫了他属下的那个部门经理来,当了东方宝萍的面,狠狠打了那部门经理两个耳光。SM公司状告了CF公司,CF公司败诉,没有上诉,那部门经理被判刑入狱,CF公司遵照法院判决立即向SM公司进行了赔偿。

成豁发登门去了SM公司,提出要给连遭挫折、惨淡经营的SM公司予以资助。被东方宝萍断然拒绝。罗杰不满了,劝说东方宝萍,此时此刻有人愿意襄助是有利于公司发展的好事,对方肯定是出于负疚心情来将功补过的。东方宝萍落泪了,说,罗杰,你不了解那个成豁发,他是个禽兽。罗杰耸肩摊手摇头,表示难以理解。就有在美国的华商朋友对东方宝萍说,中国人还是最了解中国,你在国内有水上和银行的朋友,为什么不回国去找这方面的生意做呢?要知道,现今国内这两个行道都是可以大发其财的。

在美国东闯西撞难以为计的东方宝萍也觉得还是回国做生意好,她还企望回重庆寻找到她的SM公司重庆办事处掌柜何超伯。她很不理解,何超伯过去不是这个样子的,那年,她让他捎巨款通过赵嫱转交给水龙,他是忠实照办了的,人呢,啷个一下子就会变坏?找到何超伯后,她会痛斥他,也还抱有希望,希望他能够将款项退回,她也许还会让他在公司里做事。她还希望SM公司在重庆重整旗鼓。

餐桌上,水妹没有把美国的有些事情告诉水龙,那些事情是难以启齿的。她只说了,罗杰受伤并且已经康复,说了美国的生意并不好做,还是回国来的好。

“对头,回国来好!”水龙喝口酒,说,“水妹,你还是回到水上来吧,就跟我一起经营这‘峡江轮’。你来参股也行,没有资金我就把我的股份划一半给你,我俩就在这水上过日子。只要我水龙有一口饭吃,就少不了你的一口。”

水妹笑道:“现今的水妹可不是早先的水妹了。早先,是太公养我、你护我,现今的水妹是自食其力。”

水龙笑说:“是了,现今的水妹既是中国重庆东川书院的生员,又是美国哈佛大学的工商学博士,学富五车,才高八斗嘛。”

水妹说:“你还说掉了,我还是SM公司的董事长。”

水龙说:“是了是了,你还是美籍华人富商。”

水妹凄然笑:“富商算不上,惨淡经营吧。”看水龙,说,“水龙,我可真是想把生意做大做好,有雄厚的资金来支持你把这川江的船运业做大,我水妹对这川江的感情不比你水龙浅。可是,我……”泪目闪闪。

水龙同情起水妹来。他晓得,那个没有良心的何超伯害苦了水妹,竟然趁火打劫,携全部款项潜逃,连SM公司重庆办事处的房子也作价变卖了。心想,哪日逮住了这家伙,定饶不了他。

晚上,月色如水。水妹睡水龙的船长室,水龙去和关明灿合铺睡。临睡前,水妹锁死了船长室的门,而半夜里那门“咔嚓”响,被打开了。水龙是有船长室的钥匙的。

水龙认定了这个死理:他和水妹是有缘的。老天爷让他和水妹在这长江上相遇相识相爱,大江水托他二人在那木帆船上患难与共,他俩竟然会两次在这浩瀚川江行驶的国轮上邂逅,太公临终前又亲口把水妹许配给他。是了,无论水妹的情感飘逸给了把兄成敬宇,还是水妹跨海越洋,她最终都还是他水龙的人。这是天意!那个船泊万县港之夜,他那船员有力的手压开了那舱门的门把,他浑身激情,即将进入水妹,却不想遇了那个走私贩运军火的洋人魏德北……而此时此刻,他郑水龙无论如何要得到水妹,他再也不会让水妹离开自己了。

水龙进入船长室后,没有犹豫,脱光身子钻进了水妹的被单里。

水妹并没有睡着,她预感着水龙会来又害怕他来,她那身子不干净。水龙果真来了,而且来得坚决。水龙有力的手毫不犹豫地扒开她身上的所有,有力地进去。她那身子起伏,如同当年和水龙在滔滔长江水里嬉戏。她轻轻呻唤,如同当年与水龙在木帆船上的灯火下窃语。她流泪了,是疚然、幸福的泪水。在东方和西方都生活过的她自慰自己,在人格上她是对得起水龙哥的。她的泪水更多了,是佩服又伤感的泪水。她佩服自己的水龙哥豪放勇敢大气,佩服他敢于与洋人军阀恶人搏斗,佩服他义无返顾勇闯川江驾驭川江,佩服他终能够理智地对待把兄成敬宇,佩服他对自己矢志不渝的爱。她又万般伤感,伤感她和有情人成敬宇终不得其爱,伤感水龙哥为了她受磨难出生入死,伤感水龙哥独守了这么多年,伤感水龙哥得到的不是干净的水妹。她也觉得自己再不能够拒绝水龙哥了,她没有任何理由拒绝他。她咬紧嘴唇,决定终生保守自己心中的秘密,她并不全是为了自己,而是害怕伤害水龙哥,也害怕伤害敬宇。在美国呆了多年的她觉得,保守一些私人秘密并非是不道德的。

郑水龙此时里开足马力行进,如同船驶峡江,左拐右斜,那目标是明确的。他脸上、身上淌汗了,如同酷日烘烤出来的汗水,如同船行险滩紧张出来的汗水。他觉得自己正在起伏的浪头上快乐地翻滚。听见歌声了,不是歌声,分明是那饰演李亚仙姑娘的演员在用转“阴调”泣唱:奴为你得疾病不思茶饭,奴为你梳妆台懒整容颜。奴为你得罪了无数官宦,奴为你盟誓不配二男。皆因你常把这青楼顾盼……又听见那饰演郑元和的演员在说,好羞愧呀……就想到了赵嫱来,想到了赵嫱对他的种种好处,想到了赵嫱将要面对的万般悲伤。他那快乐的心境夹杂了自责的内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