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1 / 3)

加入书签

次日下午,“峡江轮”抵达重庆朝天门码头,没有停靠的船坞了,只好转停南岸。停靠好船、下完乘客、吃罢夜饭之后,已经是傍晚时分。水龙领了水妹下船。二人走过龙门浩时,水妹提议去“法国水师兵营”看看。水龙早听说过“法国水师兵营”,却还没有去过,自然应承。就听见有人在大声武气说话,水龙循声看,发现英商的“隆茂洋行”前围有不少人,还看见有民团的人。

“走,水妹,过去看看。”水龙说。

“嗯。”水妹应道。

他二人走过去。

水龙看清楚了,是民众在听一个宣传队员演讲,有民团的人在保护“隆茂洋行”。那民团中的一个人水龙是认识的,是龙门浩民团的教练长。那个宣传队员正在进行声援上海“五卅惨案”的讲演。

水龙和水妹挤进了人群里,那宣传队员激愤、高声地说着:

“铜元局造币厂全体员工主张以武力驱逐英帝出岸,使之无法起航。重庆熟毛工会全体会议决定,凡该会受雇于英日工厂者限期退出,尚未受雇者严禁受雇。英人所办隆茂洋行东栈的数百名猪鬃工人退出,他们宣布‘一律出行’、‘返家务农’,表示宁愿饿死,决不受洋奴管制,决不在英旗之下谋生活。日商日清公司囤船工人也宣布辞职。到上个月底,重庆地区英日所雇华工一律罢工或辞职。商界宣布停办英货,停止向英、日人供应一切食物和用品。后援会的工人组织起了纠察队,清查仇货、监督经济绝交的实行情况,烧毁了大批仇货。英日侵略者在我重庆人民的经济打击下,已经狼狈不堪。……”

“我重庆人是不好惹的!”水龙好解恨,对水妹说,“水妹,我也参加了重庆船帮与英人断交行动的。”

水妹盯水龙,说:“我正在想呢,水龙肯定会要参加的,你是有这种硬劲的。”

那宣传队员说:“英日侵略者并不善罢甘休,相反,他们千方百计与我重庆人民作对。英国驻渝领事阿尔沏和日本驻渝领事加来美知雄,联名致函省长行署,诬蔑我重庆人民与英日经济绝交是骚扰举动,要求地方官尽力设法维持,……”

“哼,猪八戒吃西瓜倒打一钉耙,事实明摆起,是他们首先骚扰、杀害我国人!”水龙愤愤不平。

水妹叹气道:“国家不强大,就是受人欺负。……”

他二人正说时,那民团教练长指挥民团的人驱赶围听的人群,人群里就有人呵骂起来:

“狗日的洋奴,关你屁事!”

“你们是不是中国人?”

“让他们滚开!……”

人们不满了,人群骚乱起来。

这时候,停靠江中的英国兵舰上的英国水兵持枪上岸来,不问青红皂白,便向人群行刺。当场刺死、刺伤群众多人。水龙哪能容忍,攥拳头上前去和英国水兵打斗。水龙是有功夫的,打得那些英国水兵嗷嗷叫。水妹紧攥胸襟,担心不已,“水龙,注意,他们有枪!水龙,……”水龙打红了眼,听不见水妹的喊叫声。他与那伙英国水兵搏斗,身上多处被刺伤。这时候,一个在他身后的英国水兵端刺刀向他后心窝刺去。眼看水龙会被刺死,水妹惊叫,“水龙,你背后有人!……”说时迟那时快,一个中国男人飞腿朝那刺杀水龙的英国水兵踢去,那英国水兵“哇!”地大叫,被踢出老远,嘴啃泥摔到地上……民众激愤了,重庆人的蛮劲上来了,齐拥上前去和英国水兵搏斗、和民团搏斗……

那救水龙的人强拉了鲜血满身的水龙出混战的人群来。水龙看清楚,此人原来是他的大副关明灿。水妹过来,泪水满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