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1 / 2)

加入书签

一场偏东雨刚过,码头如洗。夏末的磁器口水码头竟然有了股股凉风,着实令人心情舒畅。穿短袖对襟白褂来找寻紫薇的大副关明灿随人流下船来,一步两梯登上江边石梯,就看见了那磁器口古镇。

这磁器口水码头舟楫如林,历来是嘉陵江下游人群与货物的集散地,是重庆城郊的通邑大道,南来北往的船只在这里泊发。一江流水的灵气,一条石板路的变迁,使得千年古镇磁器口名声鹊起。“白天里千人拱手,入夜后万盏厨灯”,热闹非凡。沿江岸有许多家碗厂,小镇内商贾云集。从水码头到童家桥,那石板街上商店、客栈、餐馆、茶楼、书画馆挨门接户,人来人往。

今日是逢场天,街上可谓是人山人海。

昨天,吃水龙和水妹喜酒的时候,光棍汉的关明灿忍不住了,对身边的紫薇说,紫薇,我们也快些把喜酒吃了吧。紫薇红了脸,说,看见别个结婚你心急了呀,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总也得要准备一下,还得要挑选个吉日嘛。他笑了,说,好,日子由随你定。趁人不注意亲了紫薇一口,又说,要我说呀,我们明天就办!紫薇笑道,你这个人,硬是说起风就是雨。啊,对了,明天我要去磁器口。他问她啥子事情,紫薇笑而不答。他就说酸话,我晓得,你要去找相好。紫薇就点头说,对头,我要去找一个老相好。他说要跟了去。紫薇说,可以。两人约好,今天一早在朝天门码头碰面,一同坐早班船去磁器口。可是,他睡过了头,待他赶到朝天门码头时,哪里还寻得着紫薇,就立马坐了下一班去磁器口的船赶来。他是深爱紫薇也深信紫薇的,他晓得紫薇说去找老相好是玩笑话。他爱紫薇是爱她的人貌和人品,信紫薇是信她对他情爱的忠贞和对他追求的会掉脑袋的事业的支持。关明灿几年前就听过邓中夏、恽代英、肖楚女等四川最早期的共产党员宣传马克思主义的讲演,去年,他秘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他没有对紫薇说他是中共党员,而紫薇已经好几次冒险为他传送过情报,还为中共重庆地方执行委员会书记杨闇公送去过情报。昨天,她因为听吴玉章的讲演而晚去参加了水龙和水妹的婚礼。关明灿晓得,吴玉章是中共重庆地方执行委员会的宣传委员。

这阵子,关明灿倒犯愁了,这磁器口古镇虽说是不大,可也是店铺林立,人流如潮,到哪里去找紫薇呢?就埋怨起紫薇来,早晨也不来喊他一声。只好在人群里寻,往四处的店铺、餐馆里看,心想,真不该睡过了头,这啷个找,不是如同在大江里捞绣花针么。

关明灿边走边寻边谋思,如何才能够在这古镇上找到他那心上人紫薇?大小水路都跑过的他是熟知磁器口古镇的。这有“小重庆”之称的古镇被嘉陵江、清水溪、凤凰溪和重庆通往北碚的路道合围。从歌乐山或是江北的高处大貌视之,这古镇就宛若一条隐伏的巨龙,有腾空之势、吞天噬日之态,早先的龙隐镇之名则源于此。龙隐镇后来更名为磁器口则是源于瓷器,开碗厂的江氏家族是古镇瓷器业的开山鼻祖。

想到碗,关明灿就想到了大媒人赵嫱。那次,他去赵嫱的“望龙火锅馆”吃火锅,眼睛被帮忙跑堂的紫薇姑娘牵住。先是看人家那俊秀的红扑扑的脸蛋,又看人家那丰胸那穿短裤的雪白结实的腿杆,后来,目光便落在人家那不停走动活像是在水上飘的两只穿花布鞋的脚上。那两只脚离他近了,来到他跟前,他觉得气也粗了,懵懂慌张地立起身来。噼里啪啦一阵响,那紫薇姑娘正抱了的一摞瓷碗被他全撞落到地上,摔得粉碎。紫薇姑娘生气了,你做啥子,撞落了人家恁大一摞碗!他明白是自己的错,是自己那眼睛和自己那心走了神,连忙道歉,说,对不起,我,我赔,我全赔。紫薇姑娘乜他道,你不晓得这是磁器口镇子上买来的上好的瓷碗呀?你赔,你赔得起么?这是清朝年间烧制的瓷碗!……这时候,老板娘赵嫱过来了,笑道,个紫薇,啷个恁么大声武气对关大副说话,十几个瓷碗有啥子嘛,人家又不是故意的。赵嫱是认识关明灿的,关明灿也认识赵嫱,一场尴尬才这么了了。不打不相识,经了月佬赵嫱牵线撮合,关明灿就与紫薇耍起朋友来。

关明灿寻找紫薇东想西想时,就见人群闪开一条道来,叫好声不断。关明灿看见,有表演的队伍走过来。

石板路当间,一个漂亮妹仔置身在彩纸扎成的龙船里,细白的两手拎着彩船的两舷,边唱边舞;彩船前面,有个年轻崽儿手持彩练边拉船边唱;彩船后面,一个白胡子老艄公持桡奋力边划边唱;彩船两旁,各有两个女子持彩绸载歌载舞。煞是热闹。关明灿乐了,挤到前面观看。这是古镇流传了几百年的“车幺妹”表演。

那车幺妹甜甜笑着唱:

雨过天晴艳阳天,

妹娃子来坐船,喽嗬喂。

金那银儿锁,

阳雀叫来锁着鹦哥,

啊呵吆喂着,

幺妹要过河,吆嗬喂!

那年轻崽儿做狠实拉纤状唱:

等了七百三十天,

幺妹你才来坐船,喽嗬喂。

金那银儿锁,

阳雀叫来锁着鹦哥,

啊呵吆喂着,

哥把幺妹拉过河,吆嗬喂!

那白胡子老艄公抚须眨眼唱: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

艄翁我划龙船,喽嗬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