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1 / 2)

加入书签

这时候,赶场的人散去不少,就显露出磁器口的特色房屋建筑来。这些古今修建的房屋可谓是“台、吊、挑、梭、靠、错”六为一体又各具特色。“台”则是顺应坡地筑台而建,形成重叠的院落;“吊”则是传统的干栏式山地吊脚楼,以重庆独有的捆绑法在陡峭的山地争取得最大的建筑空间;“挑”则是为了适应气候环境,把房檐深挑出去,可以避雨遮阳;“梭”则是屋顶顺应坡势延伸,有整体美感;“靠”则是房屋挨山而建,由垂直向高处伸展,煞是壮观;“错”则是房屋适应地形错叠修建,屋面高低错落,各自均采光、通风良好。

街上的人少了,一些人是赶完场各自回家去了,而另外的人呢,有走亲戚去的、相亲看友去的,还有的人则是进馆子吃喝、坐茶馆闲谈、听川戏或是去听“金钱板”、“莲花落”。这“莲花落”是巴蜀传统民间曲艺,伴以噼噼叭叭的竹板声在街头巷尾、茶馆酒肆打唱。人员行头十分简单,就一个人一套竹板而已。唱的韵调上口,尾音拖声依呀,道的是民俗民风社情,很得百姓喜欢。关明灿、紫薇二人走到一处街角,见围了一群人,紫薇就拉了关明灿过去看。有位慈眉老先生立在场中,他手拿两块系有红、绿、黄彩布的金黄色竹板,一挥动即五彩缤纷。庚即响起清脆而有节奏的竹板声,他展眉启口,那洪亮而有韵味的唱腔声便满街回荡,立时引来喝彩声。

“嘿,打‘莲花落’呃!”紫薇笑说。

“老汉今年七十九,手持连宵四处走,畅说古今天下事,也说本镇磁器口。老街一条石板路,千年古镇情悠悠,白崖作证兴闹市,建文龙隐水码头。江氏父子开磁厂,张家父子造酱油。孙家一门三举子,钟家院子好风头。黄段二人做翰林,老汉潇洒天下游。坐地龙隐看龙门,‘龙门浩血案’人心揪。卫戍司令王陵基,莫要认敌为朋友……”慈眉老先生说唱着,看见有几个卫戍兵走过来,就转了唱词,“树头一窝闹喳喳,飞禽走兽也有家。哪堪异类侵吞苦,巴人擒妖自有法……”慈眉老先生说唱得热闹,那几个卫戍兵也过来听热闹,还拍手巴掌大声叫好。

关明灿听得兴趣听得来劲,对紫薇说:“这位老先生说唱得好呃,妙,妙哉!”

紫薇就对那老先生伸出大拇指头比划。

“莲花落”收场后,关明灿和紫薇无意来到一家微雕坊。看见柜台外站有一男一女和一个老妇人。柜台内,一个微雕师傅正在一颗米粒上雕刻。少顷,那微雕师傅将那米粒放到柜台上的一块丝帛上,递出个放大镜,说,三位,请看。那老妇人就用放大镜看,念道,“一生一世”。笑了,对那一男一女道,你们看,好清楚的楷书字!那一男一女就轮流了看,都露出笑颜。

那三人付了钱,拿了那米粒走后,紫薇对关明灿说:“那老妇人像是媒婆,那一男一女像是被那媒婆撮合的未婚夫妻。”

关明灿笑道:“我看也像。”

紫薇十分好奇,就问那柜台里的微雕师傅:“这位师傅,恁么小的米粒你也能够刻上四个字?莫不是耍魔术耶?”

微雕师傅不高兴了,激动了,说:“你这个女子,啷个张起嘴巴乱说。我这是微雕坊,不是魔术室。我是凭技艺吃饭,不是江湖骗子!”

关明灿立即解释:“这位师傅误会了,她是惊叹你的技艺,说明你的真实绝技比虚幻魔术高明,我们也是来请你刻微雕的。”

那微雕师傅就松了面皮,说:“你们是要雕刻字呢还是雕刻画?想要何种材料来雕刻?”

紫薇问:“啊,还可以雕画,材料还不一样?在恁么小处刻字雕画,真神了!”

微雕师傅说:“这微雕实则是门艺术,历史也久远。汉朝时有位师宦能人就能在方寸大小的帛书上书写千句话。明人魏学伊有过记载,‘明有奇巧人曰王叔远,能以径寸之木,为宫室、器皿、人物,以至鸟兽、木石,无不因势象形,各具情态。尝贻余核舟一,盖大苏泛赤壁云。通计一舟,为人五,为窗八,为篛篷,为楫,为炉,为壶,为手卷,为念珠各一。对联与题名并篆文,为字共三十有四。而计其长曾不盈寸。盖简桃核修狭者为之,技亦灵怪矣哉!’”

关明灿和紫薇都如听天书。

微雕师傅解释说:“这说的是在一个小小的核桃上,竟然能够雕刻出5个各具情态的人物,还有8扇窗子,34个汉字。另外,还有一大堆生活用品,真是非常难得!”

紫薇咂口道:“确实是难得!”问微雕师傅,“师傅,你得行不?”

微雕师傅笑:“啷个说呢,我既然敢在这磁器口街上摆摊设铺,就总是有点绝活路的。我可以雕刻戏曲人物、山水花鸟、诗词书法。信不信由你。”

关明灿这才注意到,这微雕坊内四壁的墙上挂有不少诗书字画,他眼前就有张继的那首《枫桥夜泊》:“月落乌啼霜满天,江风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心想,这一定是这位师傅让买主挑选用的,想了想,说:“我们相信你。师傅,我们就雕刻刚才那三个人雕刻的那字吧。”

微雕师傅盯他道:“‘一生一世’?”又看紫薇。

紫薇点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