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1 / 2)

加入书签

“临江居”堂屋内充满喜色,八仙大桌上摆满酒菜,酒席还没有开始,人们围坐,喝茶说笑。今日郑红雪满月,郑水龙、东方宝萍设家宴款待好友、宾客。来的人有成敬宇和白莉莉及他们12岁的儿子成银实、大副关明灿和紫薇、军长沈德铭和他那年轻漂亮的小老婆莲娜。所请人中只差雷德诚没有来了,郑水龙去湖广会馆找过雷德诚,已经长得高大的小茶倌说,这一向都没有看见二老板,不晓得他去哪里了。郑水龙就对小茶倌留了话,叫他转告雷德诚一定要来喝他女儿的满月酒。

人们又等了约莫1个时辰,雷德诚依旧没有来,宴席只好先开始,边吃边等。

自然是先向今天满月的主儿郑红雪请酒。那郑红雪被妈妈东方宝萍抱在怀里,瞪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不晓得这些大人在做啥子。成银实就去捣弄她那细皮嫩肉的脸,说,她那眼睛就活像东方娘娘,她那鼻梁就活像郑叔叔。白莉莉说,是个美人胚子。成银实“叭”地亲了郑红雪一口。

酒过三巡,雷德诚还没有到。

成敬宇说:“这个德诚,搞啥子名堂去了。”

白莉莉就拿话杵他:“总是也像你嘛,抽大烟去了。”

成敬宇就觉得好尴尬,心里也内疚,后悔还是不应该学会抽大烟,还牵连白莉莉也跟着抽起大烟来。他俩抽大烟之事情还是被水龙和水妹晓得了,水龙和水妹把他俩狠说了一顿。木已成舟,说说也只好罢了。那一向,水妹心里很难受,不想自己那么爱恋的敬宇竟然也学坏了,当他听成敬宇说明抽大烟的来龙去脉后,也只好谅解了他,心想,这是个啥子世道啊,有的人是自己想学坏,而有的人呢,则是被逼迫学坏。就好是遗憾,觉得因为失去成敬宇的那份心痛平缓了些,并且对自己的丈夫郑水龙的爱更深了些。是了,这就是人生,人生是自古难全的。

沈德铭喝了口酒,笑说:“抽大烟嘛,可以提精神,有了精神就可以办大事情。”

他那小老婆莲娜说:“是耶,你看你两个,抽大烟可是越抽越富,肥得流油了呢。”

成敬宇已经是满面酒红,哈哈笑:“我们哪里是抽大烟抽富的啊,还不是全靠了德铭兄的鼎力相助。”

莲娜盯沈德铭一眼,说:“他么,不过就是签批一张纸么。”

成敬宇说:“莲娜夫人,你可不要小看了这一张纸,我们运销那货物有了这张纸就畅通无阻呢!”

水龙听他们说那货物,晓得是大烟。敬宇兄曾经找过他,让他的“峡江轮“帮助贩运大烟,说是水路走上一趟,白银黄金进万两,被他断然拒绝了。成敬宇唉声叹气,说,他是把财神爷赶走了。与沈德铭合伙做烟生意后,成敬宇确实是请来了财神爷,大把的银钱进入了自己的腰包和“福生财银行”的账上。白莉莉那缫丝厂生意清谈,却也因为有“福生财银行”做后盾而经营下去。本来白莉莉是怨恨成敬宇抽大烟和做烟生意的,因了这也就少了怨恨,默许丈夫做下去。水龙和水妹曾经多次劝敬宇收手,现在也懒得说了。成敬宇与沈德铭联手,也还为他们报仇出了口恶气。

事情发生在不久前的10月份。

水龙听关明灿说,这个月水上发生的事情好多,海员工会筹组了汉口分会,发动海员工人进行政治、经济斗争,支持北伐;军阀孙传芳征用装运军队的“江永轮”泊九江,弹药失火爆炸,全船焚毁,伤亡士兵、民夫千余人,遇难海员88人;中共在上海组织武装起义,配合北伐战争,海员工会组织工人纠察队参加了起义……水龙听了很是振奋,就问,大副,你啷个会晓得恁么多事情?关明灿笑道,那是因为发生的事情太多。水龙心里就想,这个关明灿莫不就是个中共的地下党?他把这想法对水妹说,水妹回答,大副那么老实,不像耶。他就觉得也是不像。可又发现,“峡江轮”一旦在重庆码头靠岸,关明灿总是见缝插针地抽时间往城里头跑。水妹说,他一定是找紫薇去了。水龙就觉得该为关明灿和紫薇筹办婚事了。

就在这个月的一个阴雨天,冤家路窄,成敬宇与孙承福竟然在重庆储奇门水码头不期而遇,两人都同时往同一艘船上装贩运的烟土。是成敬宇首先发现了孙承福的,他就戴了墨镜,用礼帽罩住半边脸,不让孙承福认出来。成敬宇恨盯孙承福,咬牙切齿,孙承福,你个龟儿子坏蛋,老子今天要不为我水妹报了那仇就誓不为人。他把这事情对身兼“禁烟督办公署”官员的沈德铭军长说了,又说了孙承福仗势欺人的种种劣行。很少生怒的沈德铭火了,说,敬宇老弟,你的事情就是为兄我的事情,为兄要不帮你还有哪个帮你。再说了,整倒了他孙承福也就整倒了我们的一个竞争对手。沈德铭就戎装裹身,带领了“禁烟督办公署”的稽查人员直奔储奇门水码头,将那孙承福的全部烟土一应没收,那孙承福吓白了脸,拔腿跑,沈德铭掏枪射击,子弹射掉了孙承福的右耳朵,险些儿让他命丧黄泉。沈德铭让稽查人员将孙承福捆绑了投入大牢,要将他绳之以法判处死刑。后来,孙承福依靠的那些军长、师长辗转托了人情,孙承福又倾尽了全部家产罚了款才暂时保住性命。

水龙和水妹得知这事后,好高兴好解恨,也为成敬宇担心,怕他哪一天也会要出事翻船。成敬宇自己也时时担心,也怕会出事情,而那巨大的利益驱动又使他一次次铤而走险。他也还是对水龙和水妹说了,等做到一定火候的时候他会金盆洗手不干了的。

关明灿和紫薇相互敬酒,亲密劲惹人眼馋。紫薇在他耳朵边说,他让她送的那些信她都送到了。关明灿就趁人们不注意时,偷偷亲了她一口。却还是被眼尖的沈德铭军长看见了,笑说:

“明灿、紫薇,依我看哪,你两个还是油炸麻花——扭到一起算啰。”

紫薇红了脸,说:“沈军长,你说笑话啊,别个是船上的大副,啷个会看得起我这个歌女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