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1 / 2)

加入书签

晚秋时节,重庆市的马路上有了小轿车,尤其是那辆穿行于大街小巷的崭新的“雪福莱”轿车煞是引人,显示出重庆特别市不一般的气派。

驾驶“雪福莱”轿车者是“华欣织布厂”的东方宝萍董事长,她身边坐着厂长何超伯,何超伯怀里抱了她那7岁的女儿郑红雪。这“雪福莱”轿车并不是刚刚落户重庆,早在4年前,重庆巨商黄荣陔就花银钱5000两,在上海从英国人手中买来了一辆“雪福莱”轿车,那是重庆的第一辆小轿车。黄荣陔使用了两年,又将这辆轿车卖给了“三飞汽车出租行”,成为了重庆市的第一辆出租汽车。

说到重庆特别市,何超伯的话就多了:“重庆设市早,民国十年,刘湘驻防重庆,他以四川总司令兼省长的名义设立了重庆商埠督办,由杨森军长任督办。这算是重庆设市之始。次年,邓锡侯师长驻重庆,把商埠督办改成了市政公所,由自己任督办。”

东方宝萍笑:“军长任过的职务师长也任?”

何超伯说:“旅长也任呢。后来,七师十四旅朱宗悫旅长也任过督办。再后来呢,又是潘文华师长任督办了。民国十六年,潘文华把商埠督办公署改为了市政厅,他任市长。”

“就是说,正儿八经称为市长是从潘文华开始的。”

“应该是,重庆的新市区也就在这一年开辟、定界。我听说,重庆原本是想和上海、天津特别市的规模相比的。国民政府有规定,市嘛,分为普通市和特别市两种,说是重庆的人口不多,跟特别市的条例不符合。”

“啊,是这样。”

“重庆的军阀就派员去南京请愿,得到的答复是,等四川省政府成立后再核办。一直到了民国十八年春天,重庆市才正儿八经宣布成立。原先的市政厅改为了市政府,其设官、分职都是按照特别市的规格办的,就只是不用特别市的称号。”

东方宝萍笑道:“不管啷个说,重庆建市客观上倒也促进了工商业的发展。”

何超伯点头:“那当然!”

东方宝萍驾驶“雪福莱”轿车开进了“华欣织布厂”的大门。下车后,她牵了她那穿白色连衣裙的女儿郑红雪随何超伯走,巡察工厂。走进车间后,在那铁轮机的轰鸣声中,她大声地向工人们询问、问候,又去看刚生产出来的各色花布、市布、胶布、呢布、毛巾和袜子,很是满意。

东方宝萍认为自己的决策是对的,同时也感觉到了沉重的压力。

现今这1933年,重庆的棉织业达于极盛。各种绵织厂已经有130多家,除最早使用的那种自制的织造宽布的木机外,像他们厂使用的这种铁轮机也已经在重庆增至了2000余台,铁轮机的生产能力是远大于木机的。现今全市的年产量达到了100万匹以上,产值达到了500余万。其竞争日趋激烈。既然上了这条船,就得顶风破浪往前走。这是丈夫郑水龙对她说的话。

东方宝萍晓得,这是丈夫水龙对自己的鼓励,而她还是时时感到力不从心。这个世界终归是男人的世界,女人要干成任何事情总是难上加难。好在水龙这个有男权思想的人也还是尊重她的。本来,水龙是叫她不要再经商了的,就在家里照看女儿。他对她说,现今这个世道太乱,就如像那长江里的暗礁、险滩,弄不好随时都有触礁沉没的危险。而经历了国内外风浪、受过中西方教育的她,是不甘愿只做贤妻良母只管护夫育女的。她就把她与何超伯对重庆织造业的了解对水龙讲说,极力说服水龙:

“重庆开埠后,洋纱涌入,重庆地方政府曾经计划建造棉纺厂以谋抵制。川督刘秉章早就打算在重庆建立一个规模很大的纺织厂,打算以投股形式开办,但是重庆商人认股不踊跃。这个宏大计划胎死腹中。”

“是呀,政府都办不起来你还去办?”水龙说。

“可是,事情也有另外一面,”东方宝萍说,“跟地方官员办机器纺纱织布厂的困难形成对照的是,由于洋纱的大量涌入,冲击了重庆的手工纺织业。加之洋纱便于使用机器织布,也刺激了重庆棉织手工业的勃兴。‘吉厚洋布厂’、‘纺织公社’、‘裕源厂’、‘振华毛葛巾公司’纷纷出现。他们造了新式便捷的木机,仿造出的洋葛巾吧,就经纬匀净、毛绉齐整、货高价廉,各商家竞相购买。他们织出的宽布,线扣紧密、布片匀洁,货色之佳与洋来者无稍辨,价值之廉较洋来者尤减。”

“这仿造的嘛,是长久不了的。”

“所以他们报请了重庆府宪审批,认为‘以挽利权,殊堪嘉尚’,提出上海、汉口早已开机器纺纱织布之风,不能再给专利了。他们终还是受到了地方官府的保护,重庆的棉织工业就发展得快了。”

“重庆的织布机器太落后。”

“倒是,重庆商人也看到了这一点。宣统初年吧,重庆就引进了一批日本和国内其他地方的铁轮机,使用铁轮机的布厂多起来。‘裕源厂’就用了,他们织出的头等、二等、三等宽布,均以华旗为牌、宝星为号。较之洋布更货美价廉,且无上胶筑粉之弊。对于易学易精之毛葛巾,就是毛巾,大量生产之后,行销国内,行情很好,足以抵制外来洋货,且利益亦不外溢。水龙,你不是一直认为要发展我国人的实业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