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1 / 2)

加入书签

郑水龙一家人离开打枪坝上车后,水妹驾驶“雪福莱”轿车沿嘉陵江边的马路朝沙坪坝行驶。看着这马路,水妹就担忧起厂里紧缺的原料来。现在,厂里的生产、销售都不错,愁的就是原料供应紧张,偌大个重庆城,交通运输主要靠川江水运,那川西的诸多物资只能靠马驮人运,这啷个行呢。要是有汽车运输,就可以事半而功倍啊。

水妹叹曰:“也不晓得重庆到成都的马路何时才能够修通?要是修通了,我们的棉花原料就多了个快捷的而且花费划算的运输来源。”

搂抱女儿坐在前座的郑水龙说:“事呢,这还不是因为那些军阀生乱。本来呢,刘湘跟刘文辉合作打杨森,永川以上资中以下修路的事宜交给了刘文辉办的。可是,这二刘合作只维持了一阵子,结果两个人都想当盟主又重启战端,这修路的事情就顾不上了。”

水妹一叹:“自民国以后,交通运输业发展的标志之一,就是修筑马路和汽车运输,不想又与各派军阀的纷争和中央跟地方的矛盾相连。”

“是呃,民国十年那阵,刘湘就命令刘镜如为筹修成渝马路的督办。次年,他又以省长的名义,在重庆成立了四川省省道局,自兼督办,委孙荣为局长。那时候,中央政府将全国道路分为了国、省、县、里几类,省道由各省规划修筑。四川省道局成立后,本来制订了以成都为中心,通向重庆、万州、乐山、康定、灌县、广元的六大干线规划,且决定先修成渝马路,在重庆成立了成渝路督办处,拟订了有关的资金筹集办法。”

“遇到了障碍?”

“遇到了,是人的障碍。没得好久,刘湘不当省长了,邓锡侯继任,虽然依旧提倡修路,并且计划也经省议会通过了,却因为修路经费无法解决而搁置。后来,中华全国道路协会重庆分会在米子亭成立,以袁祖铭、刘存厚、刘湘、邓锡侯为名誉会长,陈国栋、唐式遵、田颂尧等为名誉副会长,向成述为会长。这些任包括了在重庆的最高军政官员,成渝马路的修筑再次提上议事日程。”

“这么多的官员,却还是办不成事情。”

“其实最早提出修成渝路的是四川总督兼民政长的胡景伊,他20年前就委四川巡警总监戴洪畴为总办,在警厅罚款项目里划拨了3000元,搞路线勘测,却又因为胡景伊卸任而废。省道局聘请匈牙利人肖飞和美国人贝克尔组织过一次实地勘察的,当时就决定,沿成渝间的东大路,由成都经简阳、资阳、资中、内江、荣昌而达重庆,也是鉴于经费没得着落而拖下来。后来,四川分会提议先以商办方式修筑成都到简阳段,简阳段是李家钰的防区。这段路嘛,民国十四年元旦在成都牛市口破土动工,去年才告完工。”

“总算有了一段,有好长?”

“60多公里。”

“唉,离重庆还差好远呢!”

“离重庆有370多公里,是成渝马路的关键路段,属于刘湘21军的防区。刘湘坐镇重庆,其志在于统一全川,渝简马路是他实现这一愿望的交通要道。”

“那他就该抓紧办。”

“刘湘也着急,在重庆成立了‘渝简马路局’,以唐式遵为总办,统筹渝简路段的修路事宜,确定以官督民办的方式,由沿途各县驻军组建马路分局,在统一计划下分段修筑。不想,刘湘又跟部分军阀的矛盾加剧,以杨森为首组成的同盟军合围重庆,爆发了下川东之战。刘湘为了打破封锁,就划出资中、荣昌防区给刘文辉,二刘合作,打败了杨森。”

“唉,仅一个四川,就这么多军阀各自为政,各自为战。”

“乱世啊。因为防区易主,刘湘的地盘收缩到了巴县、璧山一段。这样,渝简马路就分别跨了刘湘、陈鼎勋、刘文辉、李家钰4个防区。这军阀之间呢,互相猜忌互相防范,其路政就无法统筹。从去年秋天起,只合作了不到半年,刘湘和刘文辉就为争夺四川盟主而大打不休,这修筑成渝马路之事就遥遥无期,不晓得要拖到猴年马月啰。”

水妹叹道:“唉,军阀纷争,政府无能,修路、船运、经商都是难上加难。”

水龙点头,说:“我们这个国家呢,问题就出在内乱上。像这样无休无止地乱下去,要发展实业谈何容易?还是关明灿说得对,我国人得要团结起来才行,我看那共产党的做法就对头。”

水妹说:“你说这话要小心些。”

水龙说:“惹毛了老子啥子都不怕,脑壳掉了不过碗大个疤。……”

“呀,马车!”郑红雪手指前方嚷道,好是高兴。

见女儿的高兴劲,水妹就减慢了车速,让汽车和马车并排行驶。

这是辆载客马车,一匹枣红马架在中杠之间,它不紧不慢撒开四蹄走,马颈子上套了个挂有红彩绸的响铃。“丁丁当,丁丁当……”有节奏地响着。那赶车的车夫斜坐在马屁股后面的车架上,悬吊着的两只脚也有节奏地晃动,他不时虚张声势地扬动鞭子吆喝,那马依旧按照惯常的速度行走。晚秋的天气依然燥热,火球般的太阳将那枣红马烘烤得流油,直喘粗气。那车夫也是浑身汗透。马车的中杠后面是用布裹严实的乘坐客人的包厢,侧面开得有小窗户。那窗户也是关严实了的,以遮挡太阳。碎石子马路,坑坑洼洼,那马车厢就左歪右斜。遇了大的坑洼,那马车轮子就弹跳起来。

水龙和水妹都是坐惯了坐够了马车的,比起乘坐这“雪福莱”轿车来,乘坐马车确实是辛苦。

水龙就说:“这洋汽车越来越多了,说不定今后会没有了马车呢。”

水妹说:“倒不会没有,只是用途会不一样。那些有钱的美国人、英国人现在依旧有马车,是很豪华的观光马车。英国女皇出来还乘坐马车呢,周围还有骑士护卫。”

水妹说时,水龙看见那马车的小窗户被掀开,露出张脸来。水龙的目光与那人的目光相遇,就朝那人笑笑,那人也朝他笑笑。水龙收回目光来时想,这个人好是面熟,就对水妹说了。水妹也转头看,说,是好像在哪里见过。水龙突然想起一个人来,心里有股振奋,就叫水妹把车开到前面停下。车停下后,水龙对水妹说,我看他像是卢作孚!水妹也觉得像,又说,人家是大老板,啷个会坐马车?水龙说,你刚才不是说,英国女皇还坐马车么?水妹说,人家那是坐豪华马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