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1 / 3)

加入书签

乘坐民生公司的“民族轮”从上海归渝的成豁发老先生步下船来。

赵智铭先生和成敬宇一家三口已经迎候在朝天门码头下的大江边了。父子两人有过书信往来却从未谋面的成敬宇此时心情复杂。他气恨自己这个狠心抛妻离子的父亲,也感激父亲曾经帮助过他爱恋的水妹。而当下,十万火急需要襄助的他带领了妻儿跟随赵智铭叔叔来迎接父亲,迎接家人的团聚。

成豁发老先生鹤发赤颜,步态硬朗。八月的重庆,天气燥热。他浑身汗透,解开衣领扣,打着纸扇,不要提着行李的助手搀扶,各自步下跳板来。

赵智铭迎接上去,与他握手:“成老先生还是那么精神啊!”

成豁发呵呵笑:“啊,啊,智铭哪,有劳你了!”目光却往赵智铭身后的三个人看,步态就不稳了。

第一次看见自己亲生父亲的成敬宇眼热心酸,毕竟是血浓于水、骨肉之情。他身边的白莉莉早唏嘘起来。25岁的成银实第一次见到亲爷爷,不住揉抹发酸的鼻头。

赵智铭搀扶成豁发走过来,笑着介绍:“来来来,成老先生,这位就是你日夜思念的儿子成敬宇,这位是你儿媳妇白莉莉,这位是你成天叨念的孙子成银实!”拉身后的成敬宇,低声说,“快,叫爸爸!”

成敬宇眼里涌上泪水,嘴唇翕翕抖动:“爸爸……”这是他有生以来一次喊爸爸,泪水涌满眼眶。

“爸爸!”白莉莉淌着泪过去搀扶老人,拉了成银实说,“儿子,快叫爷爷!”

“爷爷!”成银实喊,挨到成豁发身边。

三个最亲的人的最亲的呼唤,使得漂泊海外至今依然独身一人已近耄耋之年的成豁发感动不已。他目视两鬓已有杂白的儿子,心尖发酸发痛:“儿子,敬宇,爸爸对不起你啊!……”看身边的儿媳妇,抚摸孙儿的头,老眼里迸出泪珠子来。

赵智铭两眼发潮,说:“好啊,一家人见面了,今天是你们全家人团聚的大喜之日啊!”

成敬宇驾驶“福特”轿车在重庆的大街小巷穿行,赵智铭驾驶自己的“雪福莱”轿车紧跟其后。成豁发的助手坐的赵智铭的车。成豁发乘坐儿子成敬宇的车,坐在前座,他那媳妇和孙儿坐在后座。一路上,成豁发经与儿子、媳妇和孙儿的摆谈得知,成银实已经大学毕业,现今在成敬宇的银行工作;白莉莉经营的“福生缫丝厂”在外商的激烈竞争下已近倒闭,她那商界巨头的父亲也因外商的激烈竞争而生意亏损,不久前忧愁病故。

“幺爸呢,他一直在生病。……”白莉莉说。

“啊,这重庆街上的人好多,呵,车子也不少呢!”成豁发手指车窗外大街,岔开了白莉莉的话题。他还不想原谅自己的亲弟弟成豁达。那当年的情景又浮现眼前:敬宇那漂亮的幺妈本来已经要与他结婚了,不想,在一次见了成豁达后就改变了主意,非成豁达不嫁。为了这个女人,他兄弟二人动了手脚,结下死仇。

车窗外,人来人往,黄包车、汽车不断。

“嘿,变化大,变化大!”成豁发说。

成银实说:“爷爷,现在重庆有近百架自用人力车、两千多架营业人力车,还有政府批准行驶的66部汽车。”

成豁发回首盯孙儿,惊叹道:“啊,我孙儿的记性这么好!”

成银实笑:“爷爷,今天这报上登了呢。”递过手中的报纸。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