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2 / 3)

加入书签

成豁发接过报纸看,说:“车子多了,就少不了得要警察来管理。”

成银实说:“那报纸上也登了。”起身指报纸,“你看,这一段。”

成豁发掏出老花眼镜戴上,看报纸。那上面登了,重庆警备司令部公安处复改为公安局,范崇实任局长。现在,全市共有61309户、311037人。警察占人口总数的0.3%。由地方联保制取代了厢坊制。全市划分为6个区、37个联保,下辖345个保。区设区长,联保设主任。……

“啊,设了区和保了,又有了警察,这样会安全些。”成豁发说。

“哼,安全?我看都是来制约老百姓的。”驾驶汽车的成敬宇说,“现今实行的是‘联保连坐’办法,强令居民签署‘保甲规约’,出具《联保连坐切结》,责令各户居民要互相劝勉监视,绝无通匪或纵匪情事,如果有违反,他户立即密报给予惩办。倘赡徇隐匿,各户要负连坐之责。”

“啊?应该是一人做事一人当嘛,怕不应该牵连这么多的人啊。”成豁发说,“这可是有违法律的。”

“法律?”成敬宇气上心来,“现今的中国哪里讲究啥子法律!有权者就是法,法律是跟着权力走的。”

成敬宇说的是实情,而对于他自身生意的受挫则更是恼怒万分。

如果说,他夫人白莉莉那“福生缫丝厂”的困境归结为外国人的竞争的话,那么,他“福生财银行”的巨大损失则完全是国人所为,是有特权的国人所为!也有特权的沈德铭军长与他合伙做烟生意以来,他确实是赚了不少的钱。当然,上上下下各方各面的打点和沈德铭的分成也花去不少,然而总归是赚得多支出少。可是,今年三月他却亏了老本、损失惨重。那天下午,市政府突然颁令禁售鸦片烟,命令20分钟内,全市烟馆一律停业,随即警署官署实行稽查。本市烟馆的停业对他来说并无大碍,因为他们的大烟主要是经水路外销湖北、广州等省份。要说是有影响的话,则是在烟馆吸不到烟了。事情严重、麻烦的是,他那一船待发的烟土全都被查收了,那可是一笔挖他心肉的巨大资财!沈德铭军长有自身的利益,又确实是个讲义气的人,接到成敬宇的电话告急后,立即出了面,又托人去说情,却全不管用。因为就在当天,又成立了“重庆禁烟督察处”。成敬宇是搞不清楚沈德铭所在的“禁烟督办公署”和现今成立的“重庆禁烟督察处”的区别的,却晓得,这又是一条线管理的机构,就是要去打通关节也得要有时间,可人家当天就行动了。而且,更为使人费解的是,不晓得他们是从哪里得到的他们贩运大烟的情报的,来了个当机立断、全数收缴。好在沈德铭出过主意,那些烟土是以百货的名义装的船,又是以化名商人办的货。才没有能够追查到他成敬宇头上来。可是,他那铁杆后台沈德铭因为出了面托了人也受到了查处。更为严重的事情是,他们已经付巨资买来的另外一批烟土还没有运出去,要是这批烟土再被查处,他“福生财银行”就得要寿终正寝了。为了生存,他不得已横下一条心,实施了一个铤而走险的方案。

成敬宇想着自己沉重心事的时候,成豁发与成银实用英语交谈起来。成豁发希望孙子去美国发展,说,像他这么年轻有为又肯于学习的人是一定会有作为的。成银实自然愿意。

“富贵轩”房院内外的树木已经长得高大,绿阴浓密。“福特”轿车和“雪福莱”轿车一前一后驶来,停在院坝里,早有下人迎接过来接送行李。

成豁发老先生下车来,环顾四周,说:“宇儿,你们这‘富贵轩’房子不错嘛。”

成敬宇说:“这房子是我老丈人当年送给我和白莉莉的,唉,可惜他老人家已经不在人世了。”

成敬宇这么说,白莉莉就两眼发湿。

一行人步入屋内,客厅里摆放了茶水、糕点和水果。白莉莉就张罗人们坐下休息、喝茶、吃糕点水果。成豁发坐不住,起身说,要看看屋子。成敬宇就领了他前厅后院、楼上楼下转,到了楼上的一间厢房时,成敬宇说,这是为他老人家准备的住屋。成豁发看屋内,一应家具和卫生间齐备,很是满意,说,宇儿想得周到。

本来,成敬宇对于父亲成豁发一直是耿耿于怀的。想到父亲的狠心出走、母亲的难产去世,他就伤感不已,自从他出生以来就从来没有享受到过亲生父母的父爱和母爱。他万分感激自己的幺爸、幺妈,是他们把他当成亲生儿子看待,格外关照,将他抚养成人。父亲成豁发几次来信要他去美国,他都拒绝了,他不想让幺爸、幺妈伤心,而生意上的事情也放不下;他也并不希望父亲回来,害怕见到尴尬局面。赵智铭叔叔对他说过,他父亲成豁发恨死了他幺爸成豁达,发了毒誓,至死也绝对不再认他的这个亲弟弟。这次,赵智铭叔叔说他父亲要回国来,他不置可否。白莉莉就说,爸爸一个人在国外,年事已高,回来见上一面也是应该的。再说了,我们现今也实在困难,爸爸要是能够帮助我们一下也好。赵智铭叔叔说,这次么,你们是同意也罢不同意也罢,成老先生是一定要回故土来的了。成敬宇那心动了,最终还是答应去码头迎接父亲归来。他对妻儿打了招呼,先不要告诉重病在身的幺爸,也不要告诉幺妈,一切待父亲回来后再视情况而定。从内心里说,他十分希望父亲和他幺爸和好,这才是圆满的全家团聚。

晚上,“富贵轩”饭厅里灯火明亮,成敬宇设家宴为父亲接风。赵智铭要走,成敬宇不让走,说是他们家人团聚少不得他的功劳。成豁发也叫赵智铭留下,赵智铭就留下了。成敬宇就单独对赵智铭说,赵叔叔,我想要托你一件事情,你一定要答应我。赵智铭说,我侄儿敬宇的事情自然答应。成敬宇就说,让他出面,撮合他父亲和他幺爸和好。赵智铭面有难色。成敬宇就求他道,我幺爸病重得很,医生说他是“尿毒症”晚期,没有多少时候了。赵叔叔,我父亲最相信你,他会听你劝的。你不会忍心眼见他兄弟二人都在重庆却永不相和吧?赵智铭想了想,点头说,亲兄弟反目,本来就是不应该的事情,都是在这个世上没有好多日子的人了,再大的仇恨也应该消得了。好,你这个忙我帮了。却又犯愁,怕把事情搞僵了。成敬宇就给他出主意,叫他如此这般说,赵智铭听后惊叹,又连声称好。

这餐酒席吃得长,白莉莉和成银实已经离席休息去了,成豁发父子和赵智铭三人还在吃喝,都是海量都有话说。

成豁发感慨万千,说:“我成豁发漂泊海外,受尽磨难,终于有了自己的公司,我有了钱有了车有了房院,可是,却从来也没有像今天这么高兴过。现在,我终于有了自己的家了!”泪目闪闪,仰头喝酒。

赵智铭为成豁发和自己都斟满酒,举杯说:“成兄,来,我祝贺你们全家团聚,干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