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1 / 3)

加入书签

成豁达的丧礼办得隆重而讲究。隆重是因了死者本人和其侄儿、二哥均是富商,讲究则是因死者爱妻的要求。

具体由晚辈成敬宇和白莉莉联手操办。

按丧礼程序,成敬宇一开始就是做了的,在幺爸临断气时,他一直扶其幺爸后背。成豁达断气后,众人皆跪哭。遗体运回浮图关成豁达的那栋西式楼房之后,成敬宇为幺爸沐浴,更换寿衣,设了灵堂。灵堂内放置了死者灵位。停尸床下燃放有一盏“过桥灯”。同时,讣告亲友、同僚。成豁达那弱智女儿也在其母亲指点下来灵前跪哭。白莉莉招呼下人备了酒肴,前来祭奠者,均白布缠头敬孝,又请了端公来做道场。安葬前一天,合家举哀,行家祭礼。再择吉日良辰土葬。进行了送葬、哭拜、垒土、辞坟仪式。葬礼中,使用了铭旌、魂帛、题主、楮币等丧葬用品。又进行了回煞、七七等仪式。自死者断气后的二十天和二十九天有两次回家,至期均全家避之。

这一套程序下来,人们均感累乏。成敬宇幺妈说,敬宇,你幺爸的“百日”要设斋,做“烧百期”。成敬宇自是应承,对于自幼将他抚养成人又委以重任的幺爸,他总觉得没有能够好生报答。为父母亲做过丧礼的成豁发自然知晓这套礼仪,只是在美国呆久了的他倒觉得有些烦琐,这会耽误去好多宝贵时间和难得的生意。而鉴于儿子幺妈的要求他就觉得应该这么做。俗话说,旧情难忘,他虽然气恨儿子的幺妈,然而他心里还是有她的。特别是人老了,许多往事就又会时常又浮现。

没有能够等到成豁达的“百日”,成豁发就携带他弟媳妇和他那弱智的侄女儿去美国了。他们的匆匆离渝只有赵智铭知晓,其他人等是全然不晓得的。

事情的起因是成敬宇办的那桌酒席。

成敬宇是一定要宴请把兄弟郑水龙夫妇的,一是因为他自己心知肚明的不得已而实施了的铤而走险方案。他是深知水龙脾气的,他绝对不会容许贩运大烟。而他,为了那批还没有能够出手的至关重要的烟土,将其改包装成日用百货,买通了“峡江轮”上的货运员,装到了该轮船上。成敬宇晓得,郑水龙那勇缴走私军火、击毙日军、智斗水匪的胆气和智谋在川江上是出了名的,那些外商、军阀、水匪也畏惧他三分,他觉得用“峡江轮”贩运烟土最为安全,关键的是这次贩运是万万出不得差错了。他早已经得到消息,那批烟土平安到达、顺利脱手、获利颇丰,高兴得夜不能寐。要不是正值幺爸丧礼期间的话,他会燃放火炮庆祝的。他计算着去武汉的“峡江轮”应该返渝了,他得要重金酬谢水龙;二呢,他父亲回国来了,也想让他们相识,也许将来会有个你求我助的事情。

把兄敬宇邀请,又逢他父亲归国,水龙自然高兴,欣然应邀赴宴。成敬宇是在宴喜园阔气的包厢里宴请水龙夫妇的。水妹因处理“华欣织布厂”的事情要晚些来。席桌上,成豁发坐了首席,依次的座位是成敬宇幺妈、赵智铭、郑水龙夫妇、成敬宇夫妇和雷德诚。25岁的成银实、16岁的郑红雪和赵智铭那20岁的宝贝幺女子赵霞是晚辈,另外坐一桌,成银实坐的中间。白莉莉看着成银实身边那两个俊秀女子,展颜笑,心想,该给儿子银实娶媳妇了。

餐桌上,成敬宇介绍人们相识后,大家就谈天说地起来。说到重庆建市后,越是繁华起来,洋人更多了。

雷德诚就活像是本史书,扳手指头说:“自重庆开埠之后,洋人就陆续来重庆建大使馆、领事馆,洋人自然会多起来。最早是英国人,重庆开埠的前一年就设立了领事馆。后来,法国、日本又来设了领事馆。跟着么,美国人也来了,首任领事叫密啥子特。”

成敬宇笑说:“叫史密特。”

“啊,对头,史密特。”雷德诚点头,“不久,德国人也来设领事馆了。”

成敬宇笑问:“这德国的首任领事是哪个?”

雷德诚说:“此事我正在考证。”

大家皆笑。

成豁发笑问:“那英国、法国和日本的首任领事又是哪个呢?”

雷德诚摇头道:“那些个外国佬的名字我总是记不清楚。”

赵智铭道:“那英国的首任领事叫禄福礼,法国的首任领事叫哈士。”

水龙说:“日本的首任领事我晓得,叫加藤义三。”

赵智铭又说:“至于英国的首任领事嘛,也有不同的说法,有说是贺西,又还有英领事谢立山游历事情的记载。”

人们由洋人又说起了洋人的轮船,说到了中国人的轮船,就说到了卢作孚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