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1 / 3)

加入书签

成银实是从嘉陵江边那巨石板上跃入大江的,老久都没有露出头来,急得岸边的穿了游泳衣的郑红雪和赵霞哭出声来。

“钻出来了,出来了!”眼尖的郑红雪拍手跳脚喊,“好厉害啊,弥到江心了才钻出来!”

赵霞抹眼睛朝江心看,终于看见了挥动双臂大把游泳的成银实,才破涕为笑。

帅气智慧胆大厚道的成银实水性格外了得,他可以一个弥子游到嘉陵江心才冒出头来。父母亲所住的“富贵轩”挨临嘉陵江,自幼在嘉陵江边长大的他酷爱下河洗澡,因之有得如此水性。郑红雪和赵霞也是嘉陵江边长大的也酷爱下河洗澡,都是水性不凡。她二人见成银实游回来,就齐跃入江中迎了成银实游去,三个浪里白条在这清幽绿郁的大江里嬉戏翻腾。每年四五月间天气转热时,他们就会邀约了来这嘉陵江里洗澡,现今是盛夏八月,他们来得更勤。

他三人说笑着往江岸游时,突然响起爆炸声,跟着传来喊叫声:

“燃火了,燃火了!”

“救火,快救火!”

“救命,救命!……”

三人循声音看,上游的一艘油船燃烧起来,爆炸声时起,火势好猛,只片刻那油船便成为火船。那泄漏到江水里的汽油顺了江面燃烧,整个江面一片火红。

“快,快上岸!”成银实喊,挥大把朝江边游。

郑红雪和赵霞吓白了脸,也赶紧朝江边游。他三人上岸匆匆穿好衣服时,那火势更凶。紧挨油船的那艘轮船和趸船也燃起来,大火随江风蔓延,又把沿岸的民房引燃。

“红雪、赵霞,你们赶快回去!”成银实喊,自己却撒腿朝大火奔去。

“银实,你干啥子,不要命了呀?”赵霞喊。

“成哥,你快回来!”郑红雪喊。

成银实跑得风快。赵霞和郑红雪急了,也撒腿跑去。他三人跑到大火近前时,已经有不少人在担、舀江水扑火,他们也加入进去。那遇见火星就燃的汽油,舔到哪里火就燃烧到哪里,浇上去的水反而使火势更加猛烈。燃烧的船上和房子里传出撕裂人心的惨叫,那些船上的吓晕了头慌张至极的人逃离火海又落入到烧红的滔滔江水中。救火车开来了,救火队的人拿了水龙头朝大火喷水。成银实就加入到救火队里。赵霞是时时盯着成银实的,也跟了去。她身边的郑红雪见那熊熊大火,心里好怕,犹豫一阵也还是跟了去。成银实走到一栋燃烧的民房前,听见那屋子里有大人和细娃儿的喊叫声,就抓了床救火队带来的棉絮,用水打湿,顶到头上,冲进房子里去。片刻,他背了个老太婆抱了个细娃儿奔出来。赵霞和郑红雪就扶了那老太婆和细娃儿到安全处去。等她们转回来时,看见成银实又从那房子里背出个老太爷来。赵霞迎上去,看见如同从火炉里出来的满脸黑灰的成银实时,哇地哭了。成银实吼道,赵霞,快把这老太爷接下来,屋里面还有个月母子!赵霞就伸手去接那老太爷,那老太爷个子大,她抱不动,成银实急得没法,只好将那老太爷放到地上。待他回身时,却看见郑红雪朝那火房子跑去,嘶声喊,红雪,你不能去,那房子要跨了!……说时迟那时快,就有个二十来岁的黑脸男人飞奔过去,抱了郑红雪往回拖。“轰,哗!……”那房子垮塌了,几根屋梁砸过来。黑脸男人连忙将郑红雪压到身下,一根烧黑的还燃着火苗屋梁砸到黑脸男人背上,顷刻,他那后背的衣服就燃烧起来。成银实立即把身上那床棉絮扔到黑脸男人身上,又提了桶水淋上去。赵霞吓得说不出话来,她不晓得那黑脸男人和郑红雪是死是活。这时候,那棉絮动了,黑脸男人立起身来,棉絮从他身上滑落下来。他那后背的衣服已经被烧了个洞,背肉也烧红了一块。他伸手拉了郑红雪起来,盯她道,你这个妹崽,胆子大!说完,抹了把脸上汗水,又奔进救火的人群里。待成银实、郑红雪和赵霞反应过来时,早看不见他了。

成银实、郑红雪和赵霞回到离大火最近处的“临江居”时,已是黄昏,都惊吓不已,那大火差一点儿就烧燃到这里来了。

郑红雪去灶屋里烧了一大锅热水,倒入浴室那老大的木桶里,又添了些冷水。回自己屋里拿了自家的毛巾、拖鞋和香皂,去到堂屋对成银实说:“成哥,看你这一身一脸,活像演大花脸的,快些去洗个热水澡,烫一烫解疲劳。”边说边拉了成银实到浴室门口。

这屋里就一个男人和两个女子,成银实那脸倒红了。

郑红雪就笑道:“进去洗嘛,你还怕羞嗦。”塞过毛巾、拖鞋和香皂,推成银实进去,带上屋门,自己那脸也红了。

成银实把门关了,脱光衣服蹲进那大木桶里,热水淹齐颈子。啊,好烫的水,好舒服!他用那毛巾擦洗身子时,嗅到一股年轻女子特有的脂香味儿,心扑扑乱跳。女大十八变,今年入冬就满18岁了的郑红雪就如同那成熟透了的果子般惹人眼馋。母亲前几天对他说,银实,你也不小了,二十六七岁的人了,该找得女人了。那郑红雪和赵霞时常跟你在一起耍,你是看中了哪一个呢,你给妈说,妈为你提亲去。他想说,又没有回答。老实说,这两个女子都使他动心,他也发现这两个女子都对他特别好。心里头胡想,两个都不得罪,干脆把她两个都娶了。可是,哪个是大房哪个是小房呢?这使他犯难。就又胡想,只好按岁数论了,哪个岁数大哪个就是大房。又自嘲地笑,凭了老辈子的关系,她两个人愿意和自己一起耍,别个还不一定会看得起你呢。

成银实胡思乱想时,响起敲门声,郑红雪在门外喊:“成哥,我寻了我爸爸的干净衣服来。”他那心就跳得更凶,“呼哗!”出木桶来,用毛巾挡了下身,把门开了道缝隙。郑红雪那白嫩的手塞了衣服、裤子进来。他接了衣服、裤子,禁不住偷眼往缝隙外看,见郑红雪侧身站着,脸扭一边,耳根透红,丰胸起伏。他那心子就往胸膛外蹦。

成银实洗完澡来到堂屋时,两个女子都尖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