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1 / 1)

加入书签

万里长江在涪陵水段接纳了千里乌江。那来自崇山峻岭、历尽险恶的乌江流水带着长久的渴盼,一头扎进大江怀抱,融入其浩渺波涛之中。此时里,一艘“歪屁股船”自长江右拐,逆水进入乌江,迎了那滔滔流水艰难地缓缓上行。

自古以来,乌江天险只能通行木船、扁舟,而1938年10月的今天,郑水龙一行人开始了险恶的乌江探险,想要把轮船驶进去。去年,“峡江轮”合并入了民生公司,“峡江轮”已不是孤船一艘,如今有了强大的后盾,郑水龙多年的愿望有了实现的可能。没有弄清楚水情,轮船是不敢贸然进入乌江的。

乌江辟为木船航道的年辰倒是久远。秦昭王二十六年,司马错率军10万,驾船1万艘,溯乌江而上伐楚黔中;唐武德四年,云南昆弥遣使从彭水北上长安;贞元九年,云南南诏异罗寻派3批使臣去长安进贡,其中1人由乌江经彭水北上;北宋景德年间,为解决粮食、食盐过滩事宜,官府在龚滩、关头滩、慈侯滩江岸修造转运库,实施接力运输。乌江中险滩密布,礁石横陈,仅武隆县境就有8峡89滩,彭水县境内每1公里就有一处险滩。唐代彭水官员窦群乘船过乌江而感叹:“沿流如着翅,不敢问归桡。”周繇用“峡涨千山雪”形容乌江险滩之多。清代诗人冯壶川描写了上下行舟之难:“挽舟如登天,捷足困盘跚;放舟若悬溜,瞥眼过重峦。”乌江航道在清光绪三年进行过整治,四川总督丁宝桢为利于盐运,疏浚涪陵至龚滩航段53滩,还开凿了木船纤道。

现年间,贩运盐巴、花纱布匹、煤炭、铁矿石、山货和杂货的“盐船帮”、“乌金帮”和“杂货帮”的木船在乌江上往来最多。木船主要是“歪屁股船”和“蛇船”。“歪屁股船”木板厚,头高尾歪,腰宽肚大,载重30吨左右,行驶缓慢;“蛇船”船身细长,船的头尾尖翘,载重10吨左右,行驶轻快。这两种船的造型都能适应水急滩多的乌江,都是采用前后艄,结队行驶时便于拉纤过滩。近年间,也有了舵船,却只是在平缓水段张帆行驶。

郑水龙抱肘立在“歪屁股船”船头,远眺近看那挨天的武陵山和大娄山挟持的乌江流水,兴奋、焦灼、渴盼,心子扑扑碰撞胸壁,凶险的乌江呃,老子来啰!

湍急的乌江流水并不欢迎这位不速之客,涌起老高的浪头,“呼哗”击打船舷,弄得木船左歪右斜,咆吼的浪头不留情面地狠击到船板上,扑打到郑水龙身上,水花四溅。56岁的郑水龙抹了把被江水打湿的脸,两手叉腰,龇牙咧嘴笑,大声武气吼,来嘛,乌江水!老子的德性跟你一样的。不信我两个比一下,看哪个制服哪个?他这么说,那乌江水倒像是虚了一股,浪头平缓了些。

今年,对于民生公司和长江水运都是不凡的一年。年初,铁道部并于交通部,原铁道部长张家璈任交通部长,民生公司掌舵人卢作孚任常务次长。卢作孚的任职,无疑更有利于民生公司的发展,而日寇的大肆入侵又成为川江航运的障碍。夏末,武汉告急,川江轮船纷纷往上游撤退。其后,又有一百多艘轮船西上入川。民生公司审时度势,把酝酿多年的开辟乌江水运的事情提上议事日程,决定派人从涪陵上溯乌江至龚滩,沿江一处一处对河道进行实地勘测,探明乌江河床和其险滩分布情况,欲把轮船开进乌江。郑水龙拍胸脯要求参加,卢作孚自是应承,还为他选配了几位大副、领江和舵工一同前往。

妻子东方宝萍不让水龙去,说他年纪也不小了,并不是当年的水龙了,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她和女儿啷个办?他就笑道,我水龙身体好、水性好,又有得几十年的行船经验,比当年的水龙更得行啰。又说,人家英国人立德乐早年间就敢于对险恶的峡江航道进行探险,未必然我郑水龙还不如他那胆子?女儿郑红雪支持他去,还执意要和他一起去。他父女两个就齐说服东方宝萍,做笑脸又做恶脸,软硬兼施,弄得东方宝萍哭不是笑不是,依然不同意。后来,还是勉强答应水龙去。在朝天门码头送行时,她真个是哭成了泪人儿。那天,女儿郑红雪生病发高烧,水龙不许她去送行,说,乖女儿,生病了就莫要去,码头边风大,你各自好生在屋里养息,爸爸要不了多久就会回来。

对于心肝宝贝女儿,郑水龙是百般宠爱又万般担忧。女儿郑红雪有重庆女子的那种俊俏和泼辣,性格很是像他。她居然和成银实、赵霞一起去吃席,吃的是何等人的席也?是他郑水龙和把兄成敬宇不共戴天的仇人孙承福办的席。

水龙后来才晓得,去年那场大火的当天晚上,郑红雪、成银实和赵霞三个人去逛夜市,遇见了联保主任孙承福。不久后的又一天晚上,孙承福又在夜市上遇见了他三人,一番交谈之后,孙承福就邀请他们去第二警察署所辖筷子街的一家餐馆吃席,他三人就高高兴兴去了,这不是去赴鸿门宴么。原来,他那女子郑红雪很有心计,是想借吃席搞清楚那胖子联保主任是不是孙承福。待那酒席吃罢,事情自然搞明白了,那缺了右耳朵的胖子联保主任就是孙承福。而且成银实还探出,三年前就是孙承福向“重庆禁烟督察处”密报了他父亲贩运烟土的事情,因此而得到奖赏,并且意外地碰见了“重庆禁烟督察处”里一位他过去的兄弟伙。后来,就在他那兄弟伙的举荐下当了第二警察署所辖一个保的联保主任。这是用了化名的他三人拿酒把孙承福灌醉后从他嘴里掏出来的话。他三人订下攻守同盟,先不把这事情告诉妈老汉,他们决计要子报家仇。一连几个晚上,他三个人都去逛夜市,成银实怀揣匕首,说是要捅死龟儿子孙承福。郑红雪不同意,在提包里装了结实的绳子,说是也要像当年孙承福绑架她妈妈那样绑架孙承福,把他押回到“临江居”审问、捶打,之后再由长辈决定如何处置。成银实同意了她的意见,还是揣有匕首,以恐吓孙承福就范。他们终于等得了孙承福,就由郑红雪、赵霞两个俊俏女子引诱,说是他三人要回请他吃席,支开了孙承福身边随从。就在成银实掏出匕首要顶到孙承福后腰间时,“华欣织布厂”厂长何超伯伸手止住了他。何超伯是去夜市买修理织布机工具的,认出了孙承福,仇人眼见分外眼红,就跟了走,又纳闷,啷个郑红雪他们会跟他那般亲热?不想,见成银实掏出匕首来。心中很解恨又惊吓不已,就环顾四周,发现后面跟有几个穿联保服的人,情知不妙。他急速夺过成银实手中匕首,迅速放入怀里,拉了成银实就走,低声说,银实,快喊他两个,就说妈老汉叫你们回去,屋里头来客人了。又说,你们胆子大,没有看见哪,孙承福的随从跟在后面的!成银实才看见后面那几个穿联保服的人,也吓出一身冷汗,就喊了郑红雪和赵霞走了。何超伯边走边责怨他三人,说孙承福是认识他何超伯的,要是让他认出来,你们三人就把祸事引到大人身上去了。

三家的大人知晓这件事情后,东方宝萍和白莉莉惊吓得满脸煞白,赵智铭后怕不已,而郑水龙和成敬宇却呵哈大笑,说这三个后生胆气过人,将来定有出息!郑水龙、成敬宇兄弟二人就要去找孙承福算账,被赵智铭竭力阻止,说,孙承福虽然官职不大,却是握有实权的地方一霸,就是要找他算账也得要等待时机成熟。你们现今都是有妻室儿女的人了,不为自己也得要为家人作想。他兄弟二人这才没有立即行动。郑水龙虽说是夸赞女儿胆气,也还是担心女儿安全,尤其是他出航时更是担心、牵挂不已。

“歪屁股船”全靠纤夫拉船上行,郑水龙看着前方纤道上光屁股拉船的纤夫,就想到了年轻时也是纤夫的自己。他是深知纤夫的苦累和危险的,就越发觉得要把乌江航道早些探明,把不需要拉纤的快速的轮船开进来。

这一段水势较为平缓,水龙那绷紧的心得以舒缓,观看起一路水景。乌江水是清幽、绿郁的,倒映着盘亘起伏的山峦和天上凝冻的白云。两岸青山时而壁立时而平缓,形状怪异,像人似仙如兽,嘿,那座山活像是女人的奶子。郑水龙这么想时,就想到了两个女人,一个是自己的婆娘水妹,一个是赵嫱。就想到和赵嫱的初夜,蓝花被上躺着个雪白的女人,奶子就活像这凸起的山峰。就在雷德诚去寻找过赵嫱的第二年,水龙船过奉节,又去那古刹看望赵嫱,赵嫱却已经离开了,具体去了何处也不清楚。他好是自责、遗憾,雷德诚知晓后大病一场。

郑水龙这般想时,一艘轻快的“蛇船”擦“歪屁股船”而过超上前去。水龙发笑,你超嘛,等二天我那“峡江轮”开进来看你还能超得过去?

“歪屁股船”行驶到首道绞关处,这里水急滩险,船需绞滩方可上行。乌江的绞关起于明朝,在岩石上凿孔,将一根长约两米的木棒插进孔里,用纤藤缠绕在木棒上,穿一横木,推动横木旋转,牵动木船上滩,俗称“天车”。

经过“天车”绞滩,“歪屁股船”过了这道滩,郑水龙让船老大将船驶到岸边,招呼同伙下船,进行实地勘测。他们这次的勘测费力而又费时。费力的是他们这一路不仅仅是乘船,还得要步行,要不遗漏任何一处地进行勘测;费时的是,现今从涪陵乘船到彭水到龚滩,快者也需要两个月,慢者需要半年,何况他们还要沿江勘探。水龙深知这次勘测意义不凡,是不敢稍有懈怠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