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1 / 3)

加入书签

郑水龙所率一行人到达此行终点龚滩时,已是次年的阳春三月。

将近正午时分,“歪屁股船”缓缓靠拢停满大小木船的繁盛喧嚣的龚滩码头。但见蜿蜒的石板路从水码头向上延伸入龚滩镇。那层叠的瓦屋、吊脚楼、袅袅炊烟、丛丛绿树和镇子对面壁立的青山如诗如画,引人欲要放声吼叫。

郑水龙敞开衣襟呵哈笑,对那几个大副、领江和舵工说:“今次停船耍他妈几天!”

经了这一路的荒蛮一路的苦累,那几个大副、领江和舵工早迫不及待,齐声喊好,相约了下船而去。

郑水龙点上根烟慢悠悠抽吸慢悠悠观看这龚滩景象,也下了“歪屁股船”,沿石板路向上走。他那步态没有早年间那么快了,却依旧不乏力度。他走到一棵老大的蓬展的黄桷树下时,停住步子歇气。环顾四周,心里头好痛快,个龟儿子的,硬还是名不虚传,神仙住的地处!就要放声吼叫川江号子。

“我在哪哈住?我不把你说。衙门口那坎坎脚,开茶馆来求生活。……”

传来拖声的清甜有趣的儿歌声。郑水龙循声音看,才发现黄桷树下有个临江的吊脚楼茶馆,挂有一面随江风飘动的旗幡,上书“赵家茶馆”四个字。那旗幡下有个年约五六岁的小崽儿坐在竹凳子上笑望了他唱歌。

郑水龙走过去,展颜笑道:“小崽儿,你不把我说,啷个又说了呢?”

小崽儿看了他笑,又唱:“我在那哈住,就不把你说。”

郑水龙就学了他那腔调唱:“你住那哈我晓得,衙门口那坎坎脚。门前有棵黄桷树,开茶馆来求生活。”

小崽儿就咯咯笑出声来:“你还唱得好听呃。”起身来,说,“你走累了哈,喝碗茶嘛。”边说边就拿了盖碗茶具来放到小木茶桌上,又去灶上双手提了滚烫的铜茶壶来。

郑水龙连忙接过铜茶壶自己冲茶水,说:“喝,当然要喝!”坐到小木茶桌边呷了口热茶水,“嗯,好茶!”掏出根烟点燃,“屋里头的大人呢?”

小崽儿说:“我妈妈到街上称茶叶去了。”

小崽儿的话音刚落,走进一个穿蓝花布衣的妇人来。她走到柜台前,将手里提的一个纸包打开。郑水龙看见是一包茶叶。那妇人是背对了这边的,郑水龙见那妇人从抽屉里取出杆如筷子那么长的小秤来。她用那小秤称茶叶,把称好的茶叶放进一个个茶碗里,看来,每个茶碗里的茶叶都一样重,可见其公道。那妇人又在每个茶碗里放进了一朵菊花。而后,将一个个茶碗放进一个个铜质茶船里。

郑水龙问小崽儿:“这是你妈妈吧?”

小崽儿说:“是我妈妈。”

郑水龙说:“她放的那是啥子菊花?”

小崽儿说:“我妈妈说,那是上好的小杭菊。”

郑水龙笑:“是说耶,恁么清香。”

那妇人就回身走过来,笑道:“这位老大,还没有吃午饭吧?我这里有小炒。”

郑水龙这才把眼目从小崽儿脸上移过来,看清那妇人时,好面熟:“啊,你?……”

那妇人看清楚郑水龙时,呆住了:“你?……”

“你是赵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