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1 / 2)

加入书签

乌江有“九滟十三峡”,常有船毁人亡之虞。而这一段乌江水势平缓,江流碧绿,岸若屏风,翠竹绵延,峰峦多姿,惜难名状。又有秋阳斜照,水雀扑翅,渔舟泛歌,薄雾飘绕,好一派诱人迷人风光。

郑水龙就是在这一段乌江落水的。

“峡江轮”离开龚滩下行至江口镇时,船泊江口码头休息。人们就三三两两下船去江岸半山坡上的江口镇玩耍。郑水龙是最后一个下船来的,正抬步往江口镇去,就听见了纤夫号子声:

金竹打水细细飞,

江边洗衣不用捶。

细石磨刀不用水,

我俩结交不用媒。

水龙循声看去,见下游有艘“歪屁股船”逆水上行而来,岸边纤道上有光屁股的纤夫在前面拉船,活像那幅纤夫照片,心里有股冲动,就迎了那些纤夫走去。

江面水雀闹喳喳,

情妹爱我我爱她。

情妹爱我会拉船,

我爱情妹会绣花。

水龙听着来劲,加快了脚步。走拢那些纤夫跟前时,嘿嘿笑,高声说,唱得好,够味道!边就脱光衣服系到腰杆儿上,说,兄弟伙们,我郑水龙先前也是纤夫,想再来一试身手如何?那领首的纤夫黑眼盯他,唱道:

久没唱歌忘记歌,

久不拉船忘记河。

老哥你要小心点,

章节目录